苏陌染sumoran

店:桑斯特的秘密城堡
微博@苏陌染_不瘦40斤不改名

【Newtmas/Thomewt】The best for you

前言:

话说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俩谁更攻一点= = 从原著上来看的话Thomas感觉好像受气一些……但是Newt……你找这样的演员来演实在是有些攻不起来呢(脸的原因)0 0完全就是一副你在外面奔波,我在家里种田的样子……本身小桑这个人就时攻时受的……算了我不管了你们在一起就好了0 0

文风大概是一贯的正经(呸)里搀着逗比,然后还有加一点点虐~就一点点!!

然后里面是各种初恋懵懂、霸道总裁、暗黑扭曲、琼瑶阿姨等等文风混在一起= =我拓麻的一定是吃了奇怪的东西0 0

心脏不好的别看…

因为是听歌的时候想到的,名字就直接用了歌词^_^ 我真的不是来虐的QAQ我真的是来发糖的!!(友情提示:文中Newt的性格更接近原著中强势的,凶巴巴的样子^_^难道会攻起来?!)

 

正文:

    很多年以后,当Newt再想起那时候与Thomas再次相遇的情景,心里就是一阵不安与后怕,他转过身看看在花园里晒太阳的那只…

    差一点儿,就差一点儿…(我真的好喜欢用回忆梗=_=)

 

    Newt经常会想起Thomas第一次从迷宫里跑出来的时候,那天没什么阳光,风唰唰的从耳边呼啸而过,吹的脸颊有点痛。

    看着两个人搀着Alby一步步踉跄着往外走的时候, Newt觉得手心被自己的指甲掐得生疼,如果他进去的时候自己能再快一点伸手,一定可以阻止他……

    自己也不用躺在吊床上看着星子漫天一夜无眠。

 

    “Minho,你跟他一起进去的,这事你怎么看?” Newt眯着眼睛瞪了Gally一眼。

    “我们需要这样的人,要我说,我们应该让他当行者。”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向 Newt,不知道他到底持什么态度。

结果他们发现二当家脸上绽开的微笑像花儿一样灿烂…

真口怕0 0

 

    只不过,这笑容并没有持续太久,原因就是某位姑娘一出现就胡言乱语的喊着Thomas的名字…

    这一天的后半截,所有人都过的胆战心惊。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晚上,Thomas要被关禁闭的时候…

 

    “不是说好的不让给吃的吗?Chuck给他送了吃的你难道没看见?”Gally理直气壮,气势磅礴的对Newt说。

    Newt蹙眉看向Gally,他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唇,目光很复杂。

    Gally被他看的发毛…避开他的目光又说:“这是你自己说的,禁闭一天,不给吃的。”

    “嗯,是我说的。不过让我提醒你一件事,”Newt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深沉“你中午在吊床上躺在悠哉的时候,他在迷宫里冒着生命危险跑。吃的是我让Chuck拿的,怎样,不服气?”

    Gally握了握拳,不说话了。

    “没当过行者的人,是永远也不会明白迷宫里都在发生什么的。”Newt轻轻说了一句话,见远处的Chuck已经从禁闭室门口离开,便漫步向那边走去。

    “你…究竟在那里遇到了什么…”Gally看了看Newt明显有些奇怪的走路姿势,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该问的事,不要问。”Newt并没有回头。

    不知怎么,Gally似乎从Newt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悲伤。

 

    Newt慢慢的走到禁闭室门口(说实话这只能算个有门的地洞),他没有拿灯,也没举火把,只是借着月亮的微光和远处的篝火,蹲下身子看着迅速入睡的Thomas。

他一定是累了,这么简陋的地方也能睡得如此安稳,看着在角落里蜷成一个球的Thomas , Newt不禁有些恍惚,他很想伸手去轻碰Thomas的脸颊,想象着,他修长的睫毛投在自己手上时的剪影,会是什么样子。

不知不觉的,Newt的双手穿过木制的栏杆,在空中伸伸缩缩的徘徊了几回,最后却只是缓缓地握住了栏杆,额头轻倚在门上。(远处躲起来偷看的一大堆人不约而同的在心底大喊:二当家,你个怂X)

夜风微凉,Newt的金发随着空气流过的痕迹微微飘动,平日里微蹙的眉头慢慢展开,他眯着眼睛,整个人看上去柔和了许多。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他们明明才认识没多久,他却很喜欢和Thomas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或者说,他喜欢和Thomas站在一起的这个自己。只有Thomas在身边的时候,他才觉得自己重新拥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他才觉得自己的人生还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Newt甚至想感谢上苍没有让他那么早的就死在迷宫里,那样的话,就见不到他了。

他想的出了神,完全没有注意到阴影中的Thomas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他没敢轻举妄动,只是用审视的目光看着Newt。

这是第一个对他表示出明显的友好的人,从一开始就是,当自己从阴暗冰冷的笼子里抬起头的时候,他看了看那将近50个陌生的面孔,最后他把目光停留在Newt身上。Thomas知道,这个男孩是不一样的,他看向自己的眼神里带着与众不同的包容。

“你要这样一句话不说的在那蹲一晚上吗?”最后还是Thomas小声地问了一句。

Newt回过神来,他在门边坐下,一只手还是固执的握在栏杆上:“关于紧闭这件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众口难调嘛,你就委屈一晚上。”

“嗯,没什么。你不是叫Chuck给我拿了吃的东西嘛。”

“他告诉你了?”

“嗯,还跟我说要我保密呢。”Thomas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狡猾的笑容。

“哦……”Newt此时此刻正在考虑Chuck应该关多久紧闭……

 

“明天早上让Minho来把你放出去,去做你觉得应该做的事吧。”Newt深深地看进Thomas眼底,“你给所有人带来了希望。”

“Minho……你不一起来么?”Thomas凝视着Newt的眼神清澈见底,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Newt略微一怔,良久,他默默的笑了:“嘿,菜鸟,现在Alby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这里的事情都要我负责,我可不能24小时在你身边。”

“可是现在你不就在我身边么?这可是大半夜呢。”Thomas笑得很无辜。

“……今天特殊总行了吧。说真的,明天自己小心一些。”

“我知道,不过,你能不能至少来送送我,那天Alby和Minho进去的时候,我看见你去送他们了。”Thomas起身到门边,也伸手握住栏杆,就在Newt的手往下一点的地方。

Newt看着靠近的Thomas,他突然有点想要躲开,这个男孩散发着与他截然不同的光彩,勇敢、坚定、阳光,这一切的一切,他也曾经拥有过,只是在这个地方三年的时光,足够把这些都一点点的从他的灵魂里磨掉。

这样的光芒有点刺眼,明明想要躲开,却又忍不住想要接近,如飞蛾扑火一般,就算那灼热的温度会让自己体无完肤,也挣扎着想要汲取更多的温暖。

“我会来的,你可要早点起才行啊。”Newt的手不经意的向下移了一点,能够刚刚好碰到Thomas的手指,但又并不逾越什么。

“反正你会叫我的。”Thomas冲他眨眨眼。

“那你睡吧,我明天早上再来。”说着,Newt打算起身。

“别,再聊会儿吧,反正你也不困不是吗?”Thomas忽然握住Newt松开栏杆的手指,那坚定的力量和滚烫的温度,让Newt不舍得抽离。\(//∇//)\

 

“哎哎哎快看快看,他们好像牵手了!!”远处快要睡着的一大帮人突然间又活了过来。

“你确定你没看错吗,我怎么什么都没看清?”

“他们俩唧唧歪歪的说什么呢?声音太小了听不清啊……”

 

就这样,两个人吹着微风,听着蝉鸣时不时的聊上两句,不过对于两个记忆缺失的人来说,确实也没什么可聊的,无非就是Newt讲讲这几年他们的发现,Thomas说说他是怎么智斗怪兽的。

这期间,不知是默契还是什么,他们谁都没有去探讨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为什么始终没有松开。

直到偷听的人都撑不住一个个的去睡了,Newt才强硬的抽掉自己的手,拿出命令的语气催Thomas去休息。

蜷回角落里,看着Newt极慢的站起身,努力克制着自己走路的姿势渐渐走远,Thomas在黑暗中皱了皱眉。

 

第二天早上,Thomas走之前,犹豫了很久,最后拉起Newt的手轻轻吻了他的手背。

真是二当家的春天呢\(//∇//)/

 

回忆实际上是让人很痛苦的一件事,但是如果没有回忆,又是更痛苦的一件事。

其实人这一辈子,如果没有过一些关于痛苦的体味,也是挺无趣的。

虽然每次想起往事,心口都会隐隐作痛,Thomas还是回一次一次的去想,两个人在一起的每一秒时光,两个人曾说过的每一句话。

有的时候Thomas甚至会去想,如果最后故事的结局是他自己一个人度过余生,他要怎么去生活,他已经不记得身边没有Newt的日子,他都不敢相信,他人生中有一段时光里是没有Newt的。

就是那段时光,是让他们两个人最刻骨铭心的一段日子。

因为痛苦总是那样难以忘记。

 

Newt坐在他们做的树屋上,看着远处的高墙,他的手指不自觉地敲着身旁的木头。

这么多年过去,他早就忘了要怎么去数日子,与Thomas相识也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有些心知肚明的事情并不需要去捅破,两个人都心有灵犀的就这么随它去了。

只是,偶尔还是会觉得寂寞,Thomas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他生来就是位领袖,是每一个认识他的人的生命中,必不可少的。

他并不属于自己,他并不属于任何人。

 

Thomas在吊床上侧着头,看着月光下独自一人坐在树屋上的那个小身影,他有点想过去陪他,想静静地坐在他身边,静静地拉着他的手,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好。

辗转反侧了半天,Thomas还是没忍住,他有点懊恼的坐起身,叹了口气,翻身下床穿鞋简直一气呵成。

 

 

Newt早就看见站在树屋底下抬头凝视自己的Thomas,他只是故意没去搭理,或许是没想好要说些什么,或许就是赌气不想理他。

Thomas在树屋下站了一会儿,还是硬着头皮爬了上去。

到底要怎么开口才好呢,早知道会这样,早些时候就不该惹他生气,哦我真是个笨蛋。Thomas一边往上走一边这样想着。

Newt抱着自己的双腿缩成一团,毕竟像这样的夜晚还是有点凉,他那条明显不够长的裤子将自己瘦弱的小腿暴露在外面,现在正在风中微微的发抖。

打定主意不去听Thomas说话,Newt将下巴轻轻搁在膝盖上。

Thomas小心翼翼的在Newt身边坐下,他吞了吞口水,试探性的伸手揽过那人的肩。Newt象征性的躲了一下,却也没说什么。

他真的好瘦,Thomas知道Newt挺有力气,也知道他身上多少有那么几块肌肉,可是如此真实的把他揽在臂弯里,还是觉得他单薄的有些可怕。

“Newt,你记得我最初到迷宫那会儿,被Ben追着跑么。”Thomas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我看着你那么拼命地冲过来,狠狠地一铁锹砸下去,我就知道,我们之间一定会产生什么不可动摇的联系。”

Newt挠挠自己的鼻尖,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那么着急,那种情况下也不容得他多想,他只知道,自己这一下子如果没能阻止Ben,Thomas可能也会被自己亲手推进迷宫里去。

而那是他最不愿经历的一件事。

 

“你记不记得我们从基地A跑出来的那天,坐在直升机上,我还在为Chuck的离开而难过,而你紧紧握着我的手跟我说了什么?”

Newt抿了抿唇,他当然记得,那天他拉着Thomas微微颤抖的手,在他耳边轻声说:“你还有我。”

“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句话,我瞬间就感觉很安心。”Thomas眼睛一转,嘴角扬起一抹狡猾的笑意,“不过如果由其他人来说,效果应该也一样吧。”╮(╯▽╰)╭

Newt猛地转头狠狠瞪着Thomas,他挣开对方搂着自己的手臂,反手死死握住Thomas的手腕,把他按在身后的木头柱子上。

“谁给你的勇气说这样的话?”Newt的眉头紧紧皱起,上牙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Thomas发现自己竟然挣脱不了对方的钳制,他在心里苦笑,如果Newt继续以这种奇怪的姿势把他按在柱子上,他可能马上就要肾虚了。

借着月光,Thomas的眼睛看起来亮晶晶的,他长得让人嫉妒的睫毛就这样在Newt眼前扇来扇去。两个人突然都安静下来,只听见彼此之间越来越重的喘息声,Newt在心里骂了一句,看着Thomas一脸迷茫无辜的表情,狠狠咽了咽口水。

“Newt,你生气啦。”Thomas眨眨眼,壮着胆子小声问了一句。

只不过他最后的尾音并没有说完,便被一个强硬的吻堵了回去,Newt的唇有点冰冰的,但送到他口中的舌却带着滚烫的温度,毫不客气的品尽他口中每一寸的味道。

 

左手手腕一松,他刚想换个姿势,Newt骨节分明的右手便用力钳住他的下颌,带着他的身体向前微倾,那个人的气息将他团团包围,与此同时,Newt加深了这个吻。

唇齿间的厮磨伴随着低沉的喘息声,血气方刚的男孩儿之间的吻,没有什么羞涩可言,每一次的主动都换回更强烈的回应,Thomas空闲的那只手环过Newt颈间,勾着他的后脑把他扯向自己。(想看H的可以关了毕竟我是这么小清新的人(≧▽≦)/)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当两个人终于分开,他们前额相触,就这么痴痴的看着对方的双眸,两个人都清楚,这种地方实在是不适合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火已经点着了,想熄灭还是颇有难度。

良久,Newt慢慢松开自己的双手,从Thomas身上移开,坐回自己原本坐的地方,轻笑着说了句:“你还真会惹人生气。”

Thomas也慢吞吞的坐到他身边去:“反正你又不会真的生气,只会用这种流氓的方式解决问题。”

Newt挑眉:“我流氓?刚才不知道是谁在那边喘得一塌糊涂。”

Thomas揉揉自己的心口,幸亏这话没别人听见。

 

他拉过Newt的手,二人就这样一夜无话,一夜不眠。

 

 

有天晚上,Newt在梦中看到很多年前的自己,金色的卷发染上了一层暗淡的灰色,脸颊、颈间布满了伤痕,他看见自己面色阴郁地站在很高很高的地方,脚下是呼呼吹过的寒风。

死亡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是沉重的像是大海深处的礁石,亦或是轻盈的似秋雁的尾羽?

若是消失在这风里,如同弥散的花香,会不会有一天被人轻嗅,勾出埋藏在心底的往事。

不由自主的,想要这一切尽早的结束。

是不是只要生命停止,一切就到了尽头呢。

原来死亡是这样的,一开始轻的像风,后来又重如磐石。

 

他听见自己落在地上的声音,浑身上下每一处都向他心脏里狠狠灌输着疼痛。

这样也好,毕竟疼痛,比死亡更折磨人千倍万倍。

 

Thomas醒来的时候,四周是一片火光,太阳的温度被放大了千百倍,灼热的燃烧在咫尺的距离上,身后一个熟悉的怀抱靠过来,一双很瘦但却有力的手臂环在他身前,将他扯到一个靠墙的角落。

“Tommy,别紧张,尽量放慢自己的呼吸。”Newt坚定的声音在耳边想起,感受着身后那人有力的心跳,Thomas渐渐平静下来。

“怎么会突然着火的?”Thomas握住环在自己身前的手。

“我也不知道,我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你,不过我们太靠里,短时间内恐怕是难以脱身了。”Newt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比较平静,其实他心里也很没底,尤其是想到自己可能差一点就要失去Thomas的时候。

“Newt……你……”

“嘘,别说话了,尽量节约体力。”Newt紧了紧环住他的手臂,将额头埋在Thomas颈间。

Thomas死死咬着自己的唇,他刚刚看见Newt手臂上一大片被烧伤的痕迹,有些焦黑的皮肤在通红的血肉中翻卷着,他努力地让自己移开视线,听着空气中两个人汗毛被热气烧到卷曲的细微声响。

Newt的鼻息轻轻地打在他肩颈边,像细小又温柔的抚摸,Thomas从来都是那么坚强,可是此时此刻,他突然有点想哭。

那种不用多余的话语来强调的关爱,温暖的让人想要落泪。

 

空气中的氧逐渐变得稀薄,Thomas渐渐觉得呼吸有些困难,他伸出一只手探了探Newt脸颊的温度,在这样灼热的空气里,Newt的皮肤却让他觉得有些凉意,他心里一惊,努力的转过身子,双手捧起Newt的脸。

他看到的,是Newt有些迷离的眼神,以及微蹙的眉间那明显的倦意。

环在自己腰间的手变得有些无力,Thomas扶住Newt的肩膀,把自己和他稍稍拉开一点距离,低头的一刹那,他感觉到Newt想要阻止他,但却已经没有力气了。

他看见Newt的一条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悬在离地面不远的地方,而这么长的时间,他一直都是靠着另一条腿和后面墙面的支撑才勉勉强强站在那里。

“Newt!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原本他就已经受过伤的腿,究竟又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时候遭遇了什么?而那时的自己居然又不在他的身边。

“没什么,反正也是条坏腿。”Newt居然还能撇了撇嘴,毫不在意的这样说着。

Thomas皱着眉将眼前这个过分的人搂进怀里。

 

他总是这样说:“Tommy,我们需要你这样坚强的人,我们需要你这样勇敢的、坚定的人,我始终相信,你能带领我们走到最后。”

现在看看,到底谁才是那个坚强的,总是自己一个人撑起所有的人呢?

真是个白痴。

 

远方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Thomas打起精神,用力拍了拍自己和Newt的脸颊:“Newt,有人来找我们了,在坚持一会儿啊!”

“嗯。”微弱的声音,沙哑地在他颈边响起。

Thomas将Newt的手臂搭在自己肩膀上,手环着Newt的腰,他用力挤了挤眼睛,舔舔自己干涩的唇,扭头在Newt唇上印了一个浅浅的吻。

许是眼前的一切太过模糊,他没看见Newt眼底闪过的一道光芒。

紧接着,他后颈一痛,整个人伴着灼热的温度,陷入了黑暗之中。

 

当Thomas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在一个直升机上,按着痛如刀割的额头坐起身,他努力地想去寻找那个金发的身影。

身边是一张张熟悉却又充满了悲伤的面孔,他一个个的看过去,却没找到那个本该握着他的手,笑得一脸灿烂地对他说:“Tommy,你醒了。”的人。

“Newt呢?他人呢!”他一把抓住Minho的袖子,像抓住了最后的一丝希望。

Minho一脸为难的看看其他的人,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自己能说些什么,只能按照他们事先组织好的那样,告诉Thomas事情的全部过程:“就在我们马上可以救出你们的时候,你们前边的一座哨塔倒了,Newt使尽全力把你打晕后,一把把你推了出来……他……我们没能……”

Thomas闭着眼狠狠摇了摇头,示意Minho不必再说下去了,他抱着自己的双腿,把自己的脸埋在臂弯之间。Alby被抓走的时候,他流泪了;Chuck死的时候,他流泪了;每一个伙伴死的时候,他都流泪了,然而此时此刻,他却根本哭不出来,悲伤像飓风一样席卷了他整个躯壳,他却流不出一滴泪了。

因为,在他心底始终有个声音在对他喊:“Tommy,你要坚强。”

滚吧Newt,你明明知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坚强。

 

直升机内响起一个女声机械的,冰冷的声音:“死亡实验场景C,结束。”

 

 

Newt从房子里出来,慢慢挪到Thomas身后,看着他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Newt发自内心的笑了,他将自己的下巴搁在那人肩膀上。

幸好,你又找到了我。

 

场景C的实验结束后,很多年过去,没有任何人有Newt的消息,虽然大家都觉得Newt一定死了,但Thomas就是固执的不愿意相信。

和Minho并肩躺在沙滩上,灼热的太阳依然让Thomas有点害怕,每一次阳光照在身上,他都能想起Newt的怀抱,那让他的心每每被狠狠揉碎,又一片片的拼回去。

“你还要继续找他吗?就算他当时真的活下来了,他也不可能自己一个人走出实验场地的。”Minho有点看不下去了,这么多年,他一直一直都没有放弃,固执的相信自己能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与那个人再次相遇。

“嗯,我明白,但是人活着总要有点盼头不是吗,而这,已经是我仅剩的活下去的理由了。”Thomas推推脸上的墨镜,让其更好地挡住太阳的光芒。

 

远处的山坡上,一个同样捂得严严实实的人,默默地看着海滩旁小小的两个人影。

旁边的人开口:“你真的就打算这么一辈子都不见他了?”

“他值得拥有更好的,这样的我……已经不能再继续生活在他身边了。”Newt苦笑的低头看看自己,一双不用拐杖就无法站立行走的腿,全身大面积的烧伤痕迹,以及几乎不能见光的双眼……

“唉……这样也好,你们还都年轻,还能重新开始。”

“不,我会找一个离他很近的地方住下,我会一直在不远的地方陪着他。”

“你这又是何苦呢?”

Newt扬起一丝笑容:“他应该重新开始,因为对于他来说,这就已经是故事的结局了,他值得拥有最好的人生。但是对于我……”Newt深深吸了口气,“对于我,这一切永远都不会结束。”

 

Minho抬手看了看表,他有意无意的向Newt所在的山坡上瞥了一眼。

“Minho,看什么呢?”Thomas面带笑容的问。

Minho握了握拳,好像为自己打了打气,半晌,他扭头对Thomas说:“去你们的,我装不下去了,我告诉你,Newt现在就在那边的山上,你要是还有半点当年当行者那会儿的力气,就给我使劲跑,追上他,然后把所有想说的话都告诉他,不然,你就真的要后悔一辈子了。”

Thomas整个人像尊雕塑一样愣在原地,他不知道以他的词汇量足不足以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那是放大了几百倍的震惊、痛苦、激动、狂喜混在一起的震荡,眼前一切的色彩突然都变得鲜明起来。

“你愣着干嘛还不快跑!”Minho站起身一边跺脚一边又看了看边,那小子可一定要多给我拖一会儿时间啊。

Thomas突然间反应过来,站起身的一瞬间他把墨镜摘下来向着大海狠狠地抛了过去,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向那个方向跑去,如果有七八个怪物一起追他,他可能也不会跑得这么拼命。

就是现在!Minho向山的那边看过去,似乎是心有灵犀似的,Newt身边的人开口:“啊,你饿不饿,我们去底下买点东西吃吧。”说着愣是把稀里糊涂的Newt背起来,走向不远处下山方向的缆车。

 

Thomas觉得这辈子自己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过,他累得气喘吁吁,却丝毫不敢放慢速度,这已经不仅仅是在与时间赛跑了,哪怕慢一点点,他都不敢想象自己今后会面对怎样的人生。

远方的小路尽头,他隐约看见一个人搀扶着另外一个身影,慢慢地走进一家咖啡厅,他更加坚定了脚下的步伐,即使他根本不知道一会儿见到那个人要跟他说些什么,他只知道,不管说什么,反正他死也不会再让Newt离开自己一步。

Newt在角落的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地方坐下。

“你在这等会儿啊,我去看看有什么可吃的。”趁着纽特不注意,男孩儿跑出咖啡店,使劲冲着越来越近的Thomas挥挥手。

“谢了,兄弟!”Thomas扶着膝盖喘了两口气,擦擦脸上的汗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太狼狈,他小心翼翼的走进咖啡店的门。

在看见Newt的一瞬间,他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了,不是那种被什么东西堵塞住咽喉的感觉,而是他根本不敢呼吸了,他怕和往常一样,这都不过是自己幻想出来的。

狠狠地将指甲掐入自己掌心,他放轻脚步,走到那人对面,慢慢的坐下来。

 

Newt正趴在桌面上闭目养神,听见对面有动静也没有抬头,只是轻轻地问:“怎么样,你买了什么?”

没有听见回答,他刚想抬头,就有一双手用最轻柔的力度托起他的脸。那个日思夜想的面容如此近的出现在他眼前,他只觉得视线愈发的模糊,明明想要仔仔细细的看清楚,却越是有什么东西不断地挡住他的视线。

脸颊上的手有些颤抖,Newt狠了狠心把自己的脸从他手中挪开。

“Newt,别再躲我了!”Thomas失落的看着自己的手,慢慢握起拳头。

“你认错人了。”几乎把自己的唇咬出血来,Newt努力的控制自己的声音,让它不至于太过颤抖。

“哦,这就是你的回答?那好,就当是我认错人了,你不是他,没关系。”Thomas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那我就当他已经彻彻底底的死了。”

门口的男孩儿和刚刚跑过来的Minho咬着牙一人竖了一根中指。

“不过我刚才碰巧路过门口,觉得你还不错,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回去一起过日子?”Thomas绕过桌子到Newt身边坐下,像他们第一次牵手那样,温柔又坚定的握住他的指尖。

“你这人是不是有病,耍无赖到这种境界,你的脸皮到底有多厚?”终于,泪水还是从Newt眼眶里掉出来,落在他们握在一起的手上。

Thomas凑过去吻去他眼角的泪,将自己的脑袋慢慢靠在他肩上:“你不就喜欢我这样。”

“你想好了,我现在可是个半残废。”

“那方面不残废就好。”

“对付你的话应该是够用了。”

 

门口的两个人松了一口气,趁着他们二当家还没想起来要把两个泄密者碎尸万段,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Thomas感受到落在自己肩膀上的重量,他微笑着转过身,随后又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墨镜呢?围巾呢?你想死吗?”Thomas不由分说的就要把Newt拖回屋里。

“没事,这样不就晒不到了。”Newt把拐杖扔掉,蓦地将眼前人拦腰搂进怀中,将自己的脸埋到他颈窝里。

“我看你才是最大的无赖吧。”

“我们彼此彼此吧。”

 

两个人在阳光下紧紧相拥。

 

—妈蛋终于完了—

 

后记:

我发现写文这种东西真是……一天不写立刻颠三倒四、前言不搭后语。我自己都看不下去了,你们就当时为了他们之间的爱,努力地随便看看吧0 0

还有什么(的、地、得)之类的,我一向是看哪个顺眼用哪个= =

《移动迷宫》的电影,截止到此时此刻,已经去电影院刷了三遍,事实上,在写完这篇后记之后,再过几个小时我就要去看第四遍了0 0

从来没有哪部电影,能让我去电影院看这么多次。

可能有的人觉得它情节老套,可能有的人觉得它没什么抓人眼球的地方,可能甚至有些人觉得它是为了卖腐而出现的。

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一部电影是如此与众不同。

它的档期夹在一大堆的3D巨幕什么玩意儿的大片里,却让我如此喜欢。

那种年轻的、鲜活的气息让人为之心动。

 

我怎么开始煽情了这个画风不对。

还是逗比一点好。

总之就是满怀着对两个人的爱写完啦~攻受什么的我尼玛的分不出来,别问我= = 我一边觉得Newt是那么贤惠的种着田,又觉得他打发Thomas去找肥料的样子是那么的霸道总裁……一边觉得Thomas坚定勇敢,孤注一掷是那么的让人脸红心跳,又觉得他身为菜鸟,一副水汪汪的小鹿的样子萌萌哒不要理我……

总之终于写完了好欢喜~本来想假模假式的秀几句英文,尼玛的搞不清楚乱七八糟的语法语序什么鬼= =

希望这些虐虐的糖糖你们能够喜欢(怎么可能这种破烂= =)


苏陌懒懒子

(是的这一定是我的日本名)


评论(5)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