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染sumoran

店:桑斯特的秘密城堡
微博@苏陌染_不瘦40斤不改名

【Newtmas】《第516号实验体》第二章

序章: http://sumoran123.lofter.com/post/1cc44af1_3a23db5

第一章:http://sumoran123.lofter.com/post/1cc44af1_3a34eba

第三章:http://sumoran123.lofter.com/post/1cc44af1_3fe7623

第四章:http://sumoran123.lofter.com/post/1cc44af1_4344d9d


  T.D.I

  “Newt,是这个名字没错吧?我是Thomas,今天新来的。”Thomas无聊的耸耸肩膀,开始对依然像具尸体一样的Newt说话。

  “如果有一天我们可以出去,要造多大一艘船才能把你们都运出去……”

  Thomas自顾自的说着,他不知道身边Newt的身体正逐渐恢复着温暖,由于刚刚传送过来导致的不适感,Newt无意识的蹙着眉,睫毛小幅度的颤动着,好像努力地想要睁开眼睛。

  跨空间传送是一件让人很痛苦的事,并不是一闭眼再一睁眼就搞定的事,尤其是当你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要进入一组维度数据的时候。

  Thomas的传送是通过粒子跨时空重组实现的,也就是说他是以一个全新独立的个体出现在Islet的,但Newt的情况却全然不同,Islet在数据库的记录中已经有了一个叫做“Newt”的独立体,他们总不能在Thomas面前把这个“Newt”直接变没了吧……

  所以,他们要把Newt传送到已经存在的数据体系里去,这可比凭空建立一个个体还要麻烦。

  觉得灵魂从肉体中一丝丝被抽离,然后在维度空间里像细沙一样被狂风吹着向前翻卷,最后再被一点一点塞进一个冰冷僵硬的身体里。Newt全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承受着剧痛,如果此时身处数据中的他真的能算有骨头的话…

  Thomas的声音突然间停了下来,他眯着眼睛细细的分辨着空气中的声响,因为他几乎可以肯定,他刚刚听见了什么声音,并且……近在咫尺。

  角落里的Gally依然睡得很香,看得出来他有很久没好好睡过觉了。Thomas把视线从角落里挪回来,就在这时,他又听见了一声模糊的动静,那就像是一个人在无意识的呻吟。

  Thomas现在可以确定,这个安全洞里,有第三个“人”存在。

  

  那声音又只是短短的响了一下,立刻弥散在空气里,Thomas屏住呼吸,希望能再一次听到,这样他就能分辨出那声音传来的方向。

  想了想,他将火把放在地上滚了滚,又踩灭了地上的火星。

  这样一来,除了Gally身边的火堆以外,四周又陷入了一片黑暗,敌在暗,我在明,永远不是什么好选择。

  他静静坐了半晌,那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过,时间一长,他也有点不确定了,明明刚刚那声音就如此真实,真实的像是就存在于他的脑海里。

  “有人在吗?”Thomas鼓起勇气,他小心翼翼的开口,压低了声音问。

  回答他的只有远处篝火噼啪的轻响。

  

  Newt在黑暗中轻轻地坐起身,Thomas就背对着坐在他前方不远的地方,他觉得自己只要抬手就可以摸摸他黑色的短发,他几乎可以想像到那种柔软的触感。

  但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到这里来的目的。

  516号实验,这才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最终结局。

  

  Newt还不是很适应刚刚进入的这具身体,他轻轻动了动,想活动一下僵硬的下肢……

  “嘶……”脚踝处突然传来的刺痛让他措手不及,那痛感从脚踝处顺着神经直冲上小腿,尽管Newt努力的不发出任何声音,他还是微不可闻的倒吸了口气。

  但这样微小的声音,在神经高度紧张的Thomas听来,就像是在漆黑天幕里划过的一道闪电,虽然雷声未至,但随后而来的,一定是狂风骤雨。

  “谁……”Thomas正欲转身,一只手从身后猛地扯过他的身体,另一只手带着冰点般的温度,准确的捂住了他的嘴。

  Thomas下意识的用肘部努力的向后击去,没有他期待中的闷哼声,但是有一个声音带着隐忍的喘息声在他耳边低低响起:“别动,我是Newt。”

  Thomas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他想起自己刚才对着他的“尸体”说话的场景,脑海里天马行空的划过王子唤醒公主的奇怪画面……

  Newt怎么会突然醒过来?难道是……Thomas沉默了,安全洞外是哪一个人遭遇不测,会是那个叫Minho的男孩吗?他不知道,他只是为那个逝去的年轻生命感到惋惜。

  Newt一直在自己耳边喘着粗气,Thomas以为是自己刚刚那一下太狠了,他心里感到有点抱歉,可是Newt的手依然覆在他唇上,他没办法说话,只好伸手在Newt的手上轻轻拍了拍,示意他自己不会在喊了。

  Newt迟疑着挪开了自己盖在他唇上的手。

  他呼出的气息一阵阵的打在Thomas颈项,他觉得有点痒,无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要躲开那种有点暧昧的温度。

  没想到他这一躲,Newt揽住他身躯的手条件反射般的一紧,Thomas吓了一跳,他不知道Newt为什么这么紧张,明明才刚刚苏醒过来,他难道不应该很虚弱吗?为什么他扣在自己腰间的手如此坚定有力,像是……把他的整个生命都托付到了自己身上。

  “呃……我不是有意的。”Newt有点沙哑的声音响起,他像是有点舍不得的松开了自己的手臂,“刚才吓到你了吧。”

  “我没事,倒是你……”Thomas在黑暗中回过身,多亏了穹顶外照进来的一点月光,他能勉强看清楚Newt苍白的脸,他漂亮的五官紧巴巴的皱在一起,显然的,他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你还好吗?我刚才那一下太使劲了,I’m sorry。”说完这句话,一股奇怪的电流突然从Thomas的脑海中冲击而过,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突然间,觉得心里有什么地方重重的一疼。

  “不是你的错,我只是刚刚醒过来,还有点不适应呢。”Newt不动声色的将自己受伤的脚踝向里挪了挪。

  看来,明天会下一场大雨了。

  很久没听见Thomas回话,Newt有点奇怪的看了看他,他心头一惊,昏暗的环境下,他隐约看到Thomas脸上的表情。

  那是一种悲伤到极致,却又不知为何而伤的无奈。

  Newt忍住一把搂住他的冲动,清了清嗓:“嘿,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对吧,干嘛哭丧着一张脸,嗯?”

  “我……我不知道……”

  “你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对吧?”Newt的声音软下来,他轻轻地问。

  “嗯……除了名字,什么都想不起来……”

  “不用为了这个苦恼,我们都是一样的,除了名字,什么都想不起来。”Newt活动活动手腕,安慰的拍拍Thomas的肩,“你叫什么?还没告诉我呢。”

  “Thomas。”Thomas知道,Newt以为自己是因为失忆才闷闷不乐,他暗中松了口气。

  “Thomas,嗯,我可以……叫你Tommy吗?”Newt犹豫着问,他知道,对于Thomas来说,现在的自己只是一个陌生人,他不知道如此突兀是不是合适的,但他已经习惯了叫他Tommy。

  “你喜欢叫什么都行。”Thomas觉得,好像在很久以前,也有人这么叫他,但是他记不清了。

  Newt想对他笑笑,毕竟两年来,他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出现在Thomas面前,虽然他不记得所发生过的一切,但他依旧是他的Tommy。

  只是,他却在这一刻,忘记了要怎么微笑。

  

  尽管Newt极力的掩饰,Thomas还是注意到了他受伤的脚踝。

  他承认Newt掩饰的不错,但是生理上的疼痛是不会骗人的,Newt的脸上不断的流着汗,他英俊的眉凑在一起,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瞥着自己的脚踝。

  Thomas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那只脚以一种有点奇怪的姿势僵在原地,似乎还有一点红肿。

  天太暗了,他看不清楚,两个人说话的间隙,他依然能听见Newt发出的,刻意压制的喘息声。

  他向后挪挪身子,做到金发少年身边去:“Newt,你到这个地方,多久了?”

  “唔,大概三年左右了吧。”

  “这期间……一点发现都没有吗?”Thomas的手指微微蜷曲,扣在自己膝盖上。

  “也不能这么说吧,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岛,我们叫它Islet,我相信那边那个呼呼大睡的已经告诉你了,我们按照地理位置,把它分成4个区,从西到东分别是1到4区。”

  “嗯。”

  “咱们现在所处的这个安全洞位于2区,是一片草地;1区是一片树林,3区是荒地,黑洞也在那边……”

  “黑洞?那是什么?”Thomas敏锐的捕捉到这个词汇,他不是有意打断Newt的话,只是,这个词让他觉得有些不安。

  “每当有人死去,我们没有办法把他们埋了,因为土壤每一天都在变,说不定哪一天他们又会重新曝尸荒野,我们也没办法把他们烧掉,因为风总是在那个时候吹起,我们更没办法把他们扔进海里……毕竟,那都是曾经的兄弟。后来我们发现,我们可以把尸体投进黑洞,虽然不知道另一边是哪里,总比烂在这个鬼地方强。”

  “原来是这样……那第4区呢?”

  Newt沉默了一下,然后他摇摇头:“那里是禁区,我们不能过去。”

  Thomas觉得Newt的注意力已经被他吸引了大半,因为他看见他的眉心不再那么紧了,心里稍微感到安慰了一些,他问:“禁区?为什么?”

  “我们不知道,只是每次过去的时候,都会有一堵无形的墙把我们弹回来。”Newt耸耸肩膀,他舔舔自己的唇,太多的解释让他觉得有些口干。

  Thomas莫名其妙的脸红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竟觉得Newt舔舐嘴唇的样子莫名的性感。

  该死的,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他却对人家产生了奇怪的想法,Thomas暗暗地拧了拧自己的大腿。

  “也许明天你可以带我去看看。”Thomas觉得自己得说点什么,这样才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嗯,当然可以,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天亮。”Newt叹了口气,抬头看看穹顶外的天空。

  Thomas看着他仰起头时,颈部完美的弧度,他咬了咬下唇,也抬起头看着星空。

  菜鸟Thomas的孤岛生活,才刚刚开始。

  

  LAP.E.D是LAPSUS experiment department的缩写,W将这个实验部门接手过来的时候,它已经具有了现在的功能和规模,前辈们显然在这项实验上花费了巨大的时间和精力,让它能够有能力实现实验目的。

  很少有人知道当初究竟是谁创建了这个系统,大家只知道目前来看,这个系统似乎像是为Thomas量身定制的一般,就是为了确保Thomas不会杀掉Newt,并且和他一起活下来。

  其实很多工作人员都觉得这项实验十分可笑,这有什么意义呢?况且他们在第二次实验的时候就知道,Newt其实并没有死,虽然他具体是怎么活下来的并没有人清楚,但这样一来,Thomas参与的实验就变得多此一举。

  总之Newt没有死,如果有一个人告诉Thomas真相,后边这上百次的实验也就不用进行了啊!

  然而W却很严肃的告诉每一个人,绝对,绝对不能告诉Thomas,Newt还活着的事实,这是绝对的机密。

  工作人员所不清楚的是,这项实验对于Thomas本人来说,是十分必要的,Newt的死在他心底刻了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在他的意识里,他并不知道Newt还活着,也不知道如果他成功完成了实验,重新要回了Newt的“身体”,工作人员要怎样才能把他复活回来,但他清清楚楚的认定了一件事。

  Thomas将用自己未来所有的时间和生命,好好地保护这个人,不让他再受到这样的伤害,更不能再让他受到来自自己的伤害。

  所以,无论回忆将他击垮多少次,他也会把这项实验进行到底。

  

  LAP.E.D

  Minho在自己冰冷的小床上辗转反侧,从目前的方向来看,516号实验没有任何问题,而且他也相信,以Thomas的头脑,他绝对有能力解开一切的难题。

  他倒是不担心他能不能出来,反正系统自带的安全设置是不会让他死的,现在他担心的是,Thomas要怎样才能阻止Newt死在自己手里。

  这两个男孩似乎是遭受了什么可怕的诅咒,无论多少次的尝试,多少次的努力,实验的结果总是不够理想,他实在是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Thomas又一次失败,然后在已经千疮百孔的灵魂上再多划一笔。

  他已经承受了太多,他不应该被如此折磨。

  

  而Newt,命运似乎从来就对他不够公平。

  他本以为Newt会等到实验顺利结束后,再选择醒过来,这样两个人便得以相聚,皆大欢喜。

  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也看在眼里,连自己这个局外人都为Thomas感到难过,以Newt对Thomas的感情,他怎么能狠得下心看他独自一人承受最后一次实验。

  他不知道Newt进入Islet是什么目的,他只是希望,上天能给这两个人,一个好一点儿的结局。

  

  LAPSUS的实验基地很冷清,平时除了W,很少有人在这里到处走动,每个人都只是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的岗位上,日复一日的做一样的工作。

  其实Minho觉得什么LAPSUS之类的,根本就是在瞎胡闹,Thomas在这样的,虚拟的世界里,一次次的杀死自己爱的人,这有什么意义呢?

  只是,除了他之外的所有的人,似乎都十分重视这一项实验,无论是饱受精神折磨的Thomas,还是精神、肉体都不轻松的Newt。

  而W则更是努力地完成这项工作。

  他曾经跟他聊过,这是一个很有想法的青年,他参与了绝大部分LAPSUS系统的制作,可以说是这个系统的灵魂。

  “你为什么如此热衷于这个实验呢?”Minho曾经问他。

  W那时的目光有点奇怪,Minho觉得自己从里边看到了一丝伤感,他告诉Minho:“这是我欠一个人的。”

  Minho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他只是觉得,有一个人肯为了他日复一日做这么无聊的工作,他一定很幸福。

  

  T.D.I

  “Tommy,你困不困?去睡会儿吧,我睡了两天,差不多够了。”Newt开玩笑般的说着,冲着篝火那边努努嘴。

  “我不困,我今天睡了一白天……”Thomas有点不好意思的摇摇头,“不过,我们确实该挪到那边去,这边太冷了,而且还有点潮湿。”

  说着他站起来。

  Newt吸吸鼻子,这边确实是冷了一些,只是……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站得起来,脚踝处依旧一阵阵的刺痛着。

  他想试着撑着地面站起来,而Thomas却在这时回过身,很自然的向他伸出一只手:“你都躺了两天了,身体一定僵死了,来。”

  Newt看着那人脸上平静的、理所当然的表情,他在心里笑了笑,伸出手,缓缓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握紧。

  Thomas在Newt握住他的手时,轻轻震了一下。

  Newt的手依旧是他睡着时的那个温度——所有“休眠”的男孩都是这个温度,这么半天,他竟然还没有缓过来,真不知道,如果自己不提出来挪到篝火边去,他会不会就这样冷到天亮。

  Thomas觉得在自己以前的生命中,似乎也有这么一个倔强的、不愿麻烦别人的人。

  但也只是觉得,仅此而已。

  Newt极缓慢的起身,他的上半身随着喘息的节奏,微微起伏,看得出他真的很疼,Thomas想了想,向前一步,把Newt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

  “来吧,慢慢走。”扶住他的腰,Thomas以自己手臂的力量带着金发男孩,一步一停的向前挪着。

  腰间传来暖暖的温度,Newt低着头,他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只有这样,才能压抑住狠狠吻他的冲动。

  

  扶着Newt缓缓的坐下,Thomas用极轻的脚步走过Gally身边,从他拿出毛毯的地方,也找到一条毛毯。

  是的,就一条。

  抱着毯子回到Newt身边,刚想递给他,Newt却伸出一只手摆了摆:“不用了,火堆边上还是挺暖和的。”

  Thomas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想反驳,却看见Newt已经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膝盖,在篝火旁缩成一团,他金色的卷发在火光的映照下,微微的泛着光。

  闭着眼睛等寒冷过去,Newt觉得有人在他身边坐下,接着,什么东西轻轻盖在自己身上,他睁开眼想说话,却突然间怔住了。

  Thomas离他很近,他们甚至可以听到彼此呼吸时发出的细小声音,他身上的那条毯子,把两个人裹在一起。

  “既然你不愿意自己一个人用,那我就也一起挤挤好了。”Thomas歪着头看他,嘴边挂着淡淡的笑意。

  只要往前一点,他们的唇就可以碰到一起,Newt此时此刻想了许多许多,想拥抱他亲吻他,想听他在自己耳畔静静地呼吸,想捧着他的脸静静看他的眼睛……

  “All right,这样更好。”

  而最终,他只是努力地不去看眼前的人,只是把身体的重心,微微往他那边靠了靠。

  Tommy,能在篝火旁,再次坐在你身边,真好。

  

  Thomas低下头,他觉得自己喜欢和Newt靠在一起,尽管他是这么冰凉的贴在自己身边,嘴角不经意的勾了勾,他轻轻闭上眼。

  

  不用说,第二天早上Gally被眼前一大团人形的物体,吓了一大跳。

  当他看见Newt清澈如昔日的双眼时,他夸张的皱了皱眉:“Newt……如果你醒过来了,那是不是说明……”

  Newt点了点头,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我们出去看看吧。”

  Thomas轻车熟路的把Newt扶起来,Newt站起来后就把他的手推了回去,摇摇头表示自己已经没什么事了。

  “昨天晚上在1区边上守夜的是谁?”

  “Alby和Minho.”Gally如实回答。

  Newt抿了抿嘴唇,这两个人,现在还不能死。

  

  虽然Newt知道,在Islet这个地方,除了自己和Thomas之外,别人不过是一些数据罢了,但是看到分离那么久的伙伴,再一次出现在自己面前,Newt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波动。

  “嘿,Alby,昨天晚上出什么事了?”

  “啊,昨天一切正常,除了1区那边下了点小雨之外,没什么特别的……”Alby的话戛然而止,很显然,他看到了从Thomas和Gally身后缓缓踱步出来的Newt。

  

  这不可能!

  “Newt!你醒过来了?”Alby虽然震惊,但对自己的兄弟依然充满了关心。

  “嗯,昨天半夜的事,你把大家召集起来吧,看看……”Newt没忍心说下去。

  Alby和Minho把所有人都叫了过来,包括那些上厕所上了一半的,他们两个心里都很没底,因为失去谁,对于他们来说都是痛苦的。

  

  Alby、Minho、Gally……Newt、Jaff、Chuck……Thomas.

  随着自报姓名的声音越来越迟疑,每个人都渐渐觉得不对劲儿了,因为他们从一开始就在心里默默的数着。

  当Thomas报完名字的时候,每个人都闭上了嘴,他们知道,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事情要发生了。

  Gally眯着眼睛瞥向Newt,只是清晨的光线太弱,他没能看清楚Newt脸上,与其他人的震惊截然不同的冷静。

  

  Islet 2区的草地上,静默的站着13个男孩儿。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