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染sumoran

店:桑斯特的秘密城堡
微博@苏陌染_不瘦40斤不改名

【TNT】《无声的镇魂歌》(猫骨头100题 暗黑10)

前言:

  Cp是Thomas/Newt无差,半AU恋尸梗(?),暗黑,但不会恶心0 0我受不了恶心的……

  我尽量不OOC,雷者谨慎观看

  

零、源头:

  凝望 我想开一扇窗 命运如此匆忙

  我不在 你的过往

  

  “诶,新来的,你说你叫什么来着?”高一点的男孩在前边跑着,边跑边回头问着身后的小矮子。

  “Jack,我叫Jack。”小短腿拼了命的倒腾着,后边瘦小的男孩儿回答。

  “哦对,想起来了,我是Bob,”Bob停下来拉了他一把,“快跟上我,一会儿就开始了。”

  

  他们向森林最深处的房子跑去,那里住着一个叫Thomas的人,他看起来很沧桑,总是一副在沉思的样子,但实际上,他并不是很年老。

  今天是周六,他给孩子们讲故事的日子。

  两个人气喘吁吁的跑到屋前的小空地时,那里已经席地而坐了很多小孩子,看起来Jack似乎是里面最小的一个。

  “哎呀,今天来了个新面孔。”坐在台阶上的Thomas歪头一笑,他招招手,Jack有点怯怯的走到他跟前。

  “您好,我叫Jack,是前天刚刚搬来的,就在那边的小镇。”Jack指指镇子的方向,很有礼貌的对Thomas点了点头。

  “欢迎你Jack,来,就坐在我旁边吧。”Thomas无害地笑着说,“真是对不住大家,我的爱人身体依然不适,你们可能还得过一段时间才能见到他。”

  大家都表示没有关系,希望他能好好地养好身体。

  “T,你今天要讲什么故事?”

  “是啊是啊,讲个和以前都不一样的。”

  Thomas似乎陷入了思考,过了一会儿,他转头问Jack:“嘿,Jack,你喜欢什么样的故事?”

  “唔……我也不知道……要不,就说说你和你的爱人的故事吧。”Jack说。

  此话一出口,大家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Jack,谁让他是新来的,也难怪他不知道,Thomas虽然整天把爱人挂在嘴边,却从不讲他们之间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孩子提过这个建议,结果他们在Thomas脸上见到了前所未有的严肃,谁也不敢再跟他这样提议了。

  此时,大家都屏住呼吸,心里偷偷为Jack抹了把汗。

  没想到Thomas似乎一点都不介意:“嗯,也好,是时候告诉你们我和他的故事了,我用四个小故事来告诉你们这一切好了,当这四个故事全都结束的时候……”

  Thomas顿了顿,他嘴角勾起一丝笑容:“那时候,我就没有故事再讲给你们听了。”

  

  所有的孩子都感到有点可惜,尤其是新来的Jack,不过他和大家一样,都把注意力放在Thomas身上,准备听他的第一个故事。

  “首先,第一个故事,就叫做相遇吧……”

  

一、相遇:

  初见 遗失三年时光 如旧时般坚强

  我不懂 那种迷惘

  

  Thomas自己也说不清楚,他们的相遇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他来说,第一次见到这个叫Newt的少年,是在他自己的实验室里,Newt被当做实验对象,当他走到房间里时,这个金发的男孩儿安安静静的睡着。

  少年浑身散发着一种苍白的、近乎透明的美丽,在实验室冰冷灰白的灯光照射下,他柔顺的头发折射出淡金色的微光,刺得Thomas眼睛生疼。

  如果他的瞳孔是一部相机,他一定要把这个少年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映刻下来。

  那种有点病态的美,深深地诱惑着Thomas的灵魂,那种无害的、安详的表情让Thomas忍不住想要靠近。

  看到他的这一刻,Thomas就已经决定,这就是他需要的男孩。

  非他不可。

  

  这并不是完全依照他自己的喜好来决定的,如果他想完美的完成这项实验,他必须找一个合适的载体。

  而这个男孩,绝对是不二人选。

  这个实验他们策划了很久,一个又一个的实验者死在了实验过程中,但不知道为什么,Thomas觉得,这个少年可以坚持到最后。

  他希望他坚持到最后。

  如果将一个完全没有免疫能力的人,放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慢慢的将各种病毒、威胁、折磨、痛苦带给他,看他会怎样坚强的支撑下去,直到产生抗体,亦或是什么从未有过的变异?

  这便是他们开始这项实验的目的。

  

  “他叫什么名字?我是说,在这次的实验里,他的代号是什么?”Thomas回头问身后的助手。

  “Newt,16岁,父母双亡,其他亲属状况暂不清楚,经身体检查后确认,免疫系统等级几乎为零……”

  “够了,我记得我只问了他叫什么名字。”Thomas眯着眼睛说了一句,助手悻悻的闭上了嘴。

  Thomas挥挥手把他赶出去,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床上的少年静静地睡着,迷药的功能依然没有削弱,短时间内他还不会清醒。Thomas想了想,他摘掉了手上的橡胶手套,碰触到Newt的脸,他小心翼翼的用手指描画少年精致的五官。

  “就是你,错不了了。”他双唇轻启,不停的念叨着。

  “准备好了,Newt,”Thomas突然俯身,暧昧的凑到Newt耳边,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说,“Game on。”

  打开手中的录音笔,Thomas凝视着Newt说道:“10月31日,星期六,实验开始。”

  

  实验室外,被Thomas赶出来的助手皱着眉靠在墙边,对着不远处阴影里的另一个人说:“那么这一次,是认真的了?”

  “既然都准备好了,也差不多是时候了。”黑暗里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你觉得他会发现么?”助手的嘴边勾起一丝笑容。

  脚步声渐行渐远,那个声音也慢慢的变得飘渺起来:“就算他发现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实验的最后,他还是要……”

  助手轻笑一声,相反方向走去。

  

  但Newt却不记得这一切了,他在Thomas的注视下,在林地中度过了三年。

  而相遇对于他,是那个目光躲闪,充满戒备的少年,第一次在笼子里抬起头看他的时候,他的眼睛似乎还没有完全适应强光的照射,迷茫中带着警惕。

  Newt想伸手将到在草地上的少年拉起来,他却一把推开他的手,跑向远方的草地。

  在他们的双手碰到一起又分开的时候,Newt突然很想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触感好像很熟悉,但又似乎遥远。

  如果他知道,Thomas是导致他来到这里的直接原因;如果他知道,在来到林地的这段时间,他始终都在看着他,他肯定会好好的揍他一顿。

  在Alby向他介绍自己的时候,Newt发誓Thomas看了他好几眼,那种目光不仅仅的好奇,也不仅仅是一个菜鸟对前辈的畏惧,似乎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情绪。

  一种他从未在其他人眼中见过的情绪。

  “这是Newt,我不在的时候他负责一切。”

  Newt握住了Thomas的手,这让Thomas多少有些局促,他看着眼前陌生的金发少年,一种熟悉感从心房蔓延到四肢百骸,他想,也许自己曾经见过他,或许他们还有过一段不一般的交情。

  只是一瞬间的事,他们之间不经意的对视,让Thomas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很重要的过往。

  Thomas看着Newt深褐色的眼眸,他不想这么没礼貌,但他就是没办法移开自己的视线。

  他想看着他,他只是想看着他,

  

  “行了,别看了,我带你去转转。”Alby拍拍他的肩膀,带着他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最后一次回头,他看见金发的少年依然在阳关下微笑着,目送他走远。

  

  然而他们都错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Thomas很年幼的时候,那一天没有太阳,户外的寒风让落叶沙沙作响,Thomas穿着肥大的外套,一个他想不起长相的男人拉着他的手,带他走进一个地下建筑。

  这里有很多人匆匆忙忙的走来走去,巨大的机械在不停的运作,人们看见他俩走进来,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向拉着他的男人点头致意。

  “那么,这就是那个男孩么?”一个年轻人问。

  “没错,你们未来的领导者,Thomas。”男人的声音不知为何有点轻微的沙哑,他将Thomas的手交给那个年轻人,“带他去见见他吧,当然,之后记得消除他的记忆。”

  Thomas看着眼前金发的小男孩,他困惑的伸出手,想要摸摸对方的脸。

  “嘿,你干什么?”金发的男孩皱着眉把他的手拍到一边。

  “哦,原来你是活的……”Thomas小声的嘟囔着,他没想到会有长得如此好看的活人。

  金发的男孩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他,Thomas表示很不好意思,他再次伸出手:“我叫Thomas,你呢?”

  “Newt。”金发男孩并没有跟他握手,而是坐到一边的椅子上,低头玩自己的手指头。

  “唔……很高兴认识你,Newt。”无趣的把手收回来,Thomas尴尬的挠挠自己的后脑勺。

  Newt抬眼看了看这个奇怪的男孩,他从小就被关在这个封闭的房间里,从来没见过除了年轻男人之外的任何人,然而今天他却带来一个跟自己同龄的男孩,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可以有朋友了,是不是意味着他不用再每天都自己和自己玩了?

  

  “我也是,Thomas。”Newt难以察觉的笑了笑。

  

  他们两个在Newt的房间里聊了一下午,Thomas感到很震惊,这个叫Newt的男孩竟然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他兴奋地给他讲外边的世界:阳光、蓝天、田野、大海……他们甚至和对方约定,未来的某一天,一定要一起去看看这些风景。

  这一切,直到年轻的男人再一次走进房间,将Thomas带走。

  “Newt,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对么?”

  Newt对他一笑:“当然了,我唯一的朋友。”

  

  Thomas转过身去,却突然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冰凉,却又让人留恋。

  “下次再见。”

  

  在Thomas走出房间之后,他便被消除了记忆,只剩下Newt一个人,依然在那个封闭的小房间里,独自一个人度过他整个童年,每日每夜都在想念他唯一的那个“朋友”。

  直到他体内被注入迷药的那一天……

  

  “好了,孩子们,今天的故事该结束了,你们也该回家去了。”Thomas伸了个懒腰,忍不住揉了揉身边Jack的金发。

  他和那时候的Newt真像……

  “真的好可惜,他们明明这么早就相遇了,却不能见到彼此……”

  “就是的啊,而且,两个人都生活在那个基地里,彼此却不知道。”

  “T,那你是怎么与他相爱的呢?”孩子们都积极的问,谁也不愿意就这么回去。

  Thomas站起身,他对孩子们笑笑,拿起喷壶开始给花园里的鲜花浇水:“那是下一周的故事,到时候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们。”

  孩子们虽然很不甘心,但还是陆陆续续的离开了。

  Thomas给每一支花浇过水,他忽然感觉到有人轻轻扯动他的衣角,他回身一看,金发的Jack正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怎么了,小Jack?”Thomas和蔼的问。

  “那个,祝您的爱人能早日康复。”金发的男孩说完,快速的转身跑掉了。

  

  Thomas却渐渐收回了嘴角的笑容,他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又笑了起来。

  地下室尽头的那个房间,很久很久都没有人进去过了,Thomas拖着步子慢慢的走过去,却没有打开那扇门。

  他在门口的椅子上坐下来,隔着门板,对里边的人说:“Newt,你该出来看看,今天的天气很不错的。”

  “Tommy,你知道我不能。”

  “可是今天的阳光真的很棒啊。”Thomas耸耸肩膀。

  “离这里远点,Tommy,离我远一点。”屋内的声音低沉而悲伤。

  “好吧,听你的就是。”Thomas撇撇嘴,慢吞吞的离开了地下室。

  

  是时候做一顿可口的午餐了,顺便好好准备一下下周的故事。

  Thomas吹着口哨想,真是个不错的周六呢。

  

二、相爱

  相伴 岁月无常 回忆似水一如既往

  有种思念 因果不详

  

  Thomas原本是不打算自己到林地中去的,现在的情况,完全是他一时冲动的决定,而冲动的原因,则是这样的。

  在将Newt送到林地中的第一天起,他就在早就准备好的屏幕前,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从他在笼子里苏醒,到他适应新生活,到他成为一个runner。

  是的,Newt曾经是一个runner,这对于此时坐在他身边的Thomas来说是个新鲜事。

  但是对于那个曾经坐在屏幕前观察Newt的Thomas来说,看Newt每天到迷宫中去观察、标记,简直是家常便饭。

  他明明那么瘦,跑起来却一点都不慢,汗水从他闪着光的金发上滴落,他整个人都散发着青春的、蓬勃的气息,Thomas近乎痴迷的观察着他的一切,他感到很羡慕,也很嫉妒。

  他也想到那个地方,与他并肩同行。

  Thomas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只是他每每看到Newt的时候,都不愿意移开自己的视线,仿佛只要看着他,他就能找回自己浪费在实验室里的青春。

  从那个男人将他带到这里的那一天起,他几乎就很少离开过,每天就是不断的学习,不断地实验,拼命的往脑子里记忆各种东西,他再也没见过以前的伙伴,再也没像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到外边去玩一玩。

  而在迷宫中奔跑的Newt,让他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让他重新涌起了那种,想要到阳光下去奔跑的冲动。

  这种冲动一直深深地埋在他脑海里,直到那一个晚上,再也无法压抑的从他灵魂里迸发出来,将他整个淹没。

  那个充满了活力的、坚强的、令他着迷的男孩,就那么义无返顾的从水泥墙上一跃而下,仿佛他已经看穿了这个世界所有的阴谋,仿佛这样做就可以将一切都结束。

  还好,他没有死,这就意味着这个实验还没有结束。

  Thomas死死攥着拳头,嫣红的血水从他指缝中溢出来,染红了白大褂的一角,他没办法看着他去死,即使Newt对于他们只是一个实验体,那也不行。

  或许,在不知不觉里,他对他建立起了某种感情,并且深深地种在了Thomas的灵魂深处。

  “实验体出现了异常的情绪变化,我身为负责人,有必要进入实验基地进行调查。”Thomas内心忐忑的站在男人背后,他不知道这种无理的请求会不会被驳回。

  然而令他感到吃惊的是,坐在转椅上的男人并没有向他想象中的那样,指责他也好,或是痛骂他一顿。

  男人只是用手指轻轻敲着椅子的扶手说:“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这当然可以,不过,要等一段时间,而且我会根据情况,改变实验的规则。”

  “什么规则?”

  “这你不需要知道,去做你觉得对的事就行了。”

  Thomas觉得男人的话怪怪的,但此时此刻他牵挂着迷宫中Newt的情况,他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我需要等多久?”

  “到时候,我会亲自送你进去的。”

  

  Thomas后来如愿以偿的进入了林地,但他没想到的是,男人会暂时消除他的记忆,当他在那个狭小阴暗的铁笼里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只是一个什么都不记得的少年,跟每个被送到林地里的男孩一样。

  后来他认识了很多人,Alby、Minho、Chuck……还有那个叫Newt的金发少年,如果他这个时候能想起来,他们只是这个实验的牺牲品,他大概也不会和他们走的这么近了。

  无论一个人是不是失去了记忆,他的本性、本能是不会改变的,即使Thomas遗忘了那么多,以至于他自己整个的人生,这依然无法阻止他再次爱上Newt。

  因为这不光是命中注定,更是从很早以前,就设定好的。

  

  “Newt,该休息一会儿了。”Thomas将手中的水递给Newt,接过他抱在怀里的竹筐。

  “嗯,你说得对,难得天气不错,要不要一起聊会儿?”Newt喝了口水,他示意Thomas把竹筐放到一边,他走过来,很自然的揽过Thomas的肩膀。

  

  就像是拥着一个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Thomas跟着他往木屋那边走,他承认他是故意来找Newt套近乎的,他们彼此认识了一个月,每一天,他都挤出时间来找他说说话。

  毕竟身为一个行者,Thomas还是挺忙的。

  Thomas想起自己对Newt的感情,依然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么短的时间,他就对这个金发的少年产生了无限的好感,而且是毫无缘由的,无法控制的好感。

  但他喜欢这种感觉,喜欢这种每天在迷宫中奔跑,心里还能有个牵挂的感觉。

  这世界上有一种幸福,就叫做牵挂。

  

  “Tommy,来,这边坐。”Newt推开门,招呼Thomas坐在自己身边。

  “怎么样,这一个月还算适应吧?”Newt喝着杯子里剩下的水,有不小心顺着嘴角流下来的液体,缓缓地划过他上下移动的喉结。

  “唔,还不错,除了每天都跑真的很累。”Thomas咬咬嘴唇,逼自己将视线从对方亮闪闪的唇上移开。

  “你说的没错,这确实很累,但是每一天你都能有新的发现、新的收获,都能在阳光下沐浴,不是也挺好的。”Newt微笑着对Thomas眨眨眼。

  Thomas却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另一种情绪,而直觉告诉他,那情绪很让人心痛。

  “你好像知道很多,关于runner。”

  “……”Newt突然沉默了,过了很久他才告诉他,“我曾经,就是一个runner。”

  “那后来……”

  “唔,腿脚出了点问题。”Newt很随意的说着。

  “你是怎么受伤的?我是说,是有人伤了你还是……”

  

  “别问了,Tommy,别问了……”Newt拍着他的肩膀,用很认真地神情面对他。

  Thomas不知道Newt曾经经历了什么,直觉告诉他,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他很想问问Newt,为什么不再做一名runner;为什么他那样憧憬在阳光下奔跑,却不愿意在一次尝试;为什么他的脚上似乎有伤,却从来不曾提起过……

  但Thomas看着对方澄澈的眼眸,感觉到两个人之前近在咫尺的呼吸,他什么都问不出来,他怕他只要一说出来,有什么东西就要不可挽回的失去了。

  Thomas喜欢Newt,他不愿意两人之间失去任何东西。

  所以他只好沉默的靠近,第一次吻了Newt。

  空气中安静的像是末日一般,只有两个人唇齿间微小的声响,Newt并没有躲开,反而松开牙关,让Thomas的舌更彻底的深入……Thomas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翻涌的很快,有什么情感叫嚣着要从他身体里跑出来。

  他揽过金发男孩的腰,好让两个人能更加贴近彼此。

  

  漫长的一个吻结束后,Newt看着他的眼睛问:“说吧,你是不是早就想这么干了?”

  Thomas一笑:“是啊,早就想了。”

  说罢,他再次吻上Newt有些发红的双唇。

  即使有些事情,他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但此时此刻能把Newt抱在怀里,他还有什么可奢望的呢?

  这就是他想要的,一种名为牵挂的思念,给了他无尽的动力和勇气,每天清晨跑进迷宫,他知道,有个人在林地里等他。

  这就够了,不需要原因和理由,爱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实验室内,年轻的助手微笑着对坐在转椅上的男子说:“看来成效很不错呢。”

  沙哑的男音缓慢的响起:“这还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该放点儿真材实料了。”他将手中的酒杯递给年轻助手。

  “第一阶段可以结束了,准备好后边的实验工作吧。”

  助手点点头,离开了实验室。

  

  男人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屏幕,他眯了眯眼睛道:“会怎么样呢?Newt,你的真爱,在死亡面前,会不会输的一败涂地呢?”

  

  “好啦,这就是关于相爱的故事。唉,说起来还是不应该告诉小孩子这种事情啊……”Thomas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没关系啦,我们不会告诉爸爸妈妈的。”孩子们都捂着嘴笑了起来。

  “T,那么Newt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呢?是在你们年幼相识的时候,还是在林地里相遇的时候?”

  Thomas笑着摸摸小男孩的头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这样吧,我去问问他,下一次告诉你们。”

  孩子们跟他告了别,有说有笑的离开了小森林。

  

  地下室的尽头,Thomas抚摸着斑驳的木门,他随意的问着:“Newt,你究竟是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呢?”

  屋内传来一声叹息:“你不是知道么?大概是那天在实验室,你吻了从迷药作用中清醒过来的我,就是那个时候吧。”

  Thomas看似很不爽的撇着嘴:“那之前呢?”

  “之前我还是个小孩,谁知道爱是什么,那时候只是想着,什么时候能再见到那个男孩呢?叫Thomas的那个……咳咳……”Newt的尾音消失在咳嗽声里。

  “Newt?你没事吧,我能不能进去?”Thomas关心的声音里,带着一点悲伤,就一点。

  “Tommy,你不能进来,直到那个时刻到来之前。”

  “非要到那个时候不可?”

  “对,非那时候不可。”

  Thomas的指甲,在那扇木门上轻轻划过,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离开了地下室。

  

三、无奈:

  倾落 世界惶然灭亡 你无力抵抗

  在你身旁 无法帮忙

  

  “Newt,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安全的地方了!”Thomas抓着Newt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另一只手死死揽在他腰间。

  “Tommy,别管我了……”Newt干涩青紫的嘴唇微微开合,模糊的声音在Thomas耳边响起。

  “嘿,Newt,你听着,永远也别说什么别管你了之类的话。”Thomas干脆将他背到自己身上,加快了脚上的步伐。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劲儿的。”Newt金色的脑袋垂在Thomas颈边,他虚弱的调笑着。

  “背你绰绰有余。”抱紧Newt细的夸张的双腿,他弯着身子向前走,生怕Newt从自己后背上掉下去。

  “我被那东西划伤了,你看见了对吧?”Newt虽然已经睁不开眼睛了,但他还是努力地跟Thomas说着话。

  “嗯,看见了。”Thomas低着头往前走。

  “Tommy,我已经被感染了……”

  “你又不知道是不是一定感染了……”Thomas撇着嘴,他吸吸鼻子继续说,“以前你也受过伤,但最后也没事。”

  Newt在他耳边重重的叹气:“你明知道这一次不一样。”

  “是么?我不知道。”Thomas不知怎么回事,他突然间变得很倔强。

  “这不是普通的病毒了,Tommy,你逃避也没有用。”

  

  突然间,Thomas停了下来,他向Newt那边侧了侧头:“我没有逃避,我只是有一种信念,你不会死在这,你不会的。”

  Thomas想要吻他,Newt却轻轻测过了头。

  “快走吧,Tommy,会被追上的。”他轻声的说着。

  “好,我们回去。”

  

  男人在屏幕前看着这一切,他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身后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此时此刻大家都盯着屏幕里的两个人,各有所思。

  “你们看见了么,这将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考验,如果他们挺过了这一次,我们就可以进行最后阶段的实验了。”

  “那个……我不是很明白,如果最后的结局都已经设定好了,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呢……”

  这个工作人员的声音,伴随着一声枪响戛然而止。

  “你们的任务是完成我交给你们的工作,而不是在这里废话。”男人将枪随手扔给身边的助手,他将视线重新放回身前的屏幕上。

  结局,那是最精彩的部分啊,怎么能让你们在这里评头论足。

  

  第一阶段的实验结束后,Thomas和Newt被单独带到一个房间里,男人背对着他们站在房间的另一头,他告诉他们,自己可以让他们想起之前的一切。

  “可是我已经想起来了,我是这个实验的设计者,还是你让我这么做的。”Thomas不解的回答。

  “你想起来的,并不是全部,况且,他还什么都不记得。”男人回过身来指指另一边的Newt,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

  “那还等什么呢?”

  “别着急,再这之前,你们必须搞明白一件事,这个实验还没有结束,你们必须要继续去进行尝试,这关系到整个世界的生存问题。”

  “Tommy,别担心,一切都会好的。”Newt悄悄地握着他的手说。

  

  “Thomas,请你再告诉我一次,我们实验的目的是什么来着?”男人眯着眼睛,没人能看出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即使是身边的年轻助手,此时也不禁打了个颤。

  “我和Newt需要进入下一个实验场景,寻找能让这个世界克服病毒、生存下去的方法。”

  这才是这个实验最大的乐趣所在,他的设计者被植入了新的记忆,他自己都不记得这个实验的真实目的,是要测试实验者的生存能力,看是否会产生新的变异,而并非怎么拯救世界。

  然而Thomas此时已经不记得这些了,他只知道他和Newt可能会成为新世界的英雄,因为他们也许会找到在病毒中生存下去的方法。

  而Newt,他什么也不会在乎,他只是毫无理由的,相信Thomas跟他说的每一句话。

  

  后来Thomas再想起这段时光,竟觉得自己是那么愚蠢,不仅害了他自己,还害了自己喜欢的那个,纯洁如雪的少年。

  

  “Newt,你看,我说的没错吧,这次也不会有事的。”Newt睁开眼的第一秒,Thomas便将他紧紧拥在怀里,一秒也不愿意放手。

  “发生什么了?”

  他只记得自己被携带病毒的那个怪物袭击了,然后Tommy背着他往营地里跑,但后来自己似乎晕了过去,什么都不记得了。

  “现在没事了,Newt,你已经痊愈了,你的免疫系统又变好了一些。”Thomas很高兴的吻他的脸颊,他庆幸Newt还在他身边。

  “我昏迷了多久,Tommy?”Newt揉揉眼睛,他迟疑的一顿,将自己的胳膊缓缓的放下,不被人察觉的背到了身后。

  “一星期,Newt,整整七天,你知道我有……”Thomas抿了抿嘴唇,他摇摇头继续说,“你知道吗,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没事了,这样就够了。”

  Newt扯着嘴角笑笑:“你说得对Tommy,这样就够了。我想喝点水,你可以帮我倒点么?”

  看着自己喜欢的男孩兴高采烈的跑出去找水,Newt蹙着眉,他用力闭了闭眼,将背到身后的手臂举到眼前……

  已经愈合的伤口下,有什么东西正在他皮肤里游走,并且慢慢的扩大……

  

  未来的一个月里,Newt每天都能感觉到自己身体里的变化,他能感知到病毒时而扩散,时而被自己新产生的免疫细胞抑制,双方像是在战场上输死斗争一样,谁也不肯退让。

  然而总有一方最后要输掉的,无论是哪一边。

  Newt什么都没有告诉Thomas,虽然他心里清楚,Thomas早晚会知道的,但看着黑发的少年每天依旧努力的去探索、去研究,每天仍然会对他露出笑容,看着这样的他,Newt什么也说不出口。

  身体慢慢的变得虚弱,Newt觉得自己的视线时常变得模糊,他知道,这一次,病毒要胜利了。

  对这一切,他闭口不提。这样也好,让那一天晚一点再来吧。

  

  “Newt,你今天好像不在状态。”Thomas拉着他的手,在阳光下放慢了脚步。

  “是么?也许是昨晚睡得不好。”这一点,Newt没有骗他,前一天夜里,他全身的骨头都在疼,每一寸皮肤都奇痒无比,然而身边的Thomas还在熟睡,他不敢把他吵醒,只好瞪着眼睛看着帐篷顶,默默地祈祷这一夜赶快结束。

  “你还是回去休息吧,你的手很凉。”Thomas担心的伸手,想试试他额头的温度,Newt拦住了他,摇摇头表示自己很好。

  “继续吧,Tommy,我们在这里的工作就快要结束了。”

  大概,将这里的事情全部做完,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那时候……没有自己在他左右,应该也没什么关系了吧。

  “如果你哪里不舒服,你定要告诉我。”Thomas担心的看了看Newt,将他的手握的更紧了一些。

  “我们会创造历史的,Newt,一段让所有人都铭记的历史。”Thomas看着远方被烈焰灼烧过的焦土,眼神坚定的说。

  “当然了Tommy,我们会的。”

  

  在一切结束的那一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隐蔽的角落里看着,男人和年轻的助手站在不远处的高墙上。

  “实验就要接近尾声了,我们要过去么?”助手在一旁轻声的问。

  “再等等吧,看他能撑多久。”

  男人的眼睛里迸射出兴奋地光,那种生离死别的美丽场景,让他不禁激动不已。

  

  “Newt……”Thomas拿枪的手在不停的抖,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恋人,他变得和平时不一样,危险、黑暗、狰狞的气息将他整个人包围起来,尘土和血液凝固在他美丽的金发上。

  “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感染的?”Thomas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知道,自己可能已经救不了他了,但他不甘心,他才刚刚结束了实验工作,正是该好好开始生活的时候,他怎么能在这里失去他?

  “这重要么?Tommy,现在说这个有什么意义。”Newt颓废的站在他对面,他的眼睛抹上了一层血色。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Thomas的手死死地握着枪柄,那是Newt刚刚扔给他的,他知道Newt在想什么,这让他很生气,但又不忍心去生气。

  “这里的病毒一旦进入人体,就没有办法再通过外界的治疗去干涉了,这你也很清楚。”Newt的声音很干涩,他随意的擦擦嘴边不知道什么颜色的液体,又缓慢的理了理自己看起来很糟糕的头发。

  “Tommy,你记得你曾说过,我们会创造历史吗?我们做到了,你找到了新的抗体,就在你口袋里,把它大量的复制出来,人类就不会……”

  “可是我不在乎那个!”Thomas的叫喊声打断了Newt的话,“我想要救的,只有你一个人。”

  Newt的眼睛从清明变得浑浊,很久以后才又变了回来,他笑了,在阳光下,他几近透明的皮肤仿佛散发着柔光,就像Thomas在实验室里第一次看到的那样。

  “太晚了,Tommy,太晚了。”Newt的声音变得很柔和,他像哄一个冲动的孩子那样对Thomas说着,“你要向前看,你的研究成果可以拯救这个世界,拯救千千万万的人。”

  “可是我不想……”Thomas说不下去了,他感觉到Newt的手很轻的落在他肩膀上,带着他一如继往的冰凉温度,和对这个世界、对他深深地眷恋。

  “什么都别说了,我的英雄,动手就是了。”Newt表现得很豁达,他很想给他一个吻,又怕自己将什么病毒传染给他,他看着Thomas的眼睛,看了很久,最后他什么也没做,只是说着,“你知道该怎么做不是么?动手吧,在我变成他们中的一员之前。”

  Thomas咬着下唇,不想让哭声伴着眼泪溢出来,他很慢的举起手中的枪,两只手一起,即使这样,依然没办法阻止它们的颤抖。

  “Please,Tommy,please。”Newt的手从他肩上离开。

  

  “你说,他会真的开枪么?”男人饶有兴致的问他身边的助手。

  “他会的,而且只有他能做到,这也是我们一开始选择他的原因不是么?”助手的嘴边露出若有似无的笑容,“而且,就算他做不到,那边的狙击手也会……”

  “砰……”不远的前方传来枪响的声音。

  “你看,我说他会做到的。”

  

  “为什么结局是这样的?你的爱人Newt,他不是还活着么?”Jack的眼睛里涌起了一层水雾,虽然他还很小,但他觉得,自己能够明白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那种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切,却又不能在一起的痛苦。

  “这还不是结局呢好嘛!T不是说了么,一共有四个故事呢,这才是第三个。”旁边有其他人提出,故事还没有讲完。

  “嗯,是的,下个星期再来吧孩子们,那就是最后一个故事了。”Thomas抬头看了看天,这个星期的天气不是很好呢,阴沉沉的,“孩子们,下周来的时候,要多穿点衣服啊……要变天了。”

  “T,下周见。”

  “下周见。”

  

  目送孩子们走远,Thomas松了口气,幸亏他们没有听见地下室传来的声响,不然,他自己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了。

  快速跑到地下室里,走廊尽头的木门变得摇摇欲坠,虽然还上着锁,但很多地方的木头已经被砸了下来,木块散落了一地。

  “Newt,你怎么样?”Thomas向那边走过去,他瞥了一眼墙上挂着的烛台,犹豫了一下,没有去拿。

  “别过来,Tommy,我现在很危险。”Newt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过来,沙哑并且低沉。

  “够了,这一切都够了。”Thomas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他快速走到门口,将烛台抄过来,使劲的砸着门上的锁链。

  “别这么干Tommy,别……”Newt似乎从门边挪到了很靠里的地方,“听我的,别这样……”

  “听你的?”Thomas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他握着烛台的手一次又一次的砸向门上的锁链,“我听了你那么久,却只能让你慢慢的死掉,而我甚至都不能看你一眼,这一次,我不听你的。”

  门上的锁链“砰”的一声砸在地上,木门也随之倒下,屋里没有灯,也没有点蜡烛,Thomas划了一根火柴,想要点亮手里的烛台。

  “不要,Tommy,求你了,别点它……”Newt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惊恐,从房间中的角落里传过来。

  “好好,我不会点燃它,但你别躲我好么?就呆在那。”Thomas将火柴吹灭,他把烛台随手扔到一边,循着之前声音传来的方向,很缓慢的,小心翼翼的向角落里走过去。

  “你为什么要进来?你会死的你不知道么?”Newt居然笑了,只是那声音里带着深深的绝望。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我再不能见到你,我可能就死了。”Thomas开着玩笑,他感觉到Newt的气息就在自己跟前,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别赶我走,Newt,有什么事,跟我一起面对吧。”Thomas凭着感觉伸出手,摸摸Newt稀疏的头发,曾经它们是那么柔软、浓密,在阳光下金光闪闪。

  “Tommy,你聪明了一辈子,这回可真是傻。”Newt无奈的说。

  “是时候了,Newt。”Thomas叹了口气,将对方拉到自己怀里,找回了那个记忆中的吻。

  阴暗的地下室里,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缓缓地睁开……

  

四、真相:

  猩红 淡去的微光 消失在你的脸庞

  独自一人 迷乱猖狂

  

  “今天就是最后一个故事了,不过,现在马上就要变天了,大家跟我到屋里来吧,我们今天在屋里讲故事。”

  孩子们第一次到Thomas家里,都表现得很兴奋。

  “其实我也好喜欢这种木屋啊,看起来比较有历史感!”一个孩子故作深沉的嚷着。

  “你懂什么,这样其实也有很多不方便的……”有一个孩子则表现的有些嫌弃。

  “你们跟我不一样,孩子们,”Thomas笑了笑,“我一个快要步入老年的人了,孤家寡人的,有个地方落脚就够了。”

  “咦,怎么会是孤家寡人呢?您不是还有您的恋人嘛。”

  Thomas笑笑:“是啊,瞧我这记性,行了,我们开始将今天的故事吧。”

  

  

  Newt倒下的时候,Thomas接住了他的身体,他自己一下子跪在地上,手里的枪还发着烫,如果里边还有另一发子弹,他一定毫不犹豫的射进自己胸膛里。

  但是Newt没给他这个机会,他扔过来的手枪里,就只有那一发子弹。

  “你可真狠,Newt。”

  

  这一次,我踏遍蛮荒之地,挽回了一个世界,创造了一个传奇,却偏偏没能拯救你。

  这可能是Thomas唯一后悔的一件事。

  

  “你做的不错,Thomas,实验完美的结束了不是么?”男人和助手从远处走过来,嘴角还带着笑容。

  “你管这叫完美结束?”Thomas没有回头,他抱着怀里逐渐冰冷的身体,咬着牙喊道。

  助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只录音笔:“5月28日,星期六,实验结束。”

  

  “你的记忆之前被我们篡改了,这个实验的最初目的,是一个人,在病毒、痛苦、考验下,会怎样坚强的支撑下去,直到产生抗体,亦或是什么从未有过的变异。”助手笑着说。

  “现在实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做的不错。”男人走到他身后,拍拍他的肩膀。

  “你在那胡说什么呢?你的实验者都已经死了,还谈什么支撑、变异?”Thomas的眼泪从两颊落下,打在Newt的鼻尖。

  

  “你好好想想,从开始到现在,每一个细节,你觉得你漏掉什么没有?”男人沙哑的声音刺得Thomas耳朵生疼,他听着男人的话,突然间愣住了。

  是的,从一开始就有什么不对劲儿,他早就注意到了不是么?但却由于种种原因,他没有去深究。

  从他和Newt相遇,到他们在迷宫中遇到的种种,到他们相爱、相知,然后遇到各种困难、病毒、痛苦、折磨……

  最后到Newt的死。

  

  “我……才是这个实验的实验者对么?”

  Thomas的声音里带着难以置信,但他却又突然冷笑起来,那声音在荒野上不断的回响,让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不禁胆寒。

  “从一开始你们就设计好了这个圈套,让我以为自己是这个实验的主导者,让我接触这个少年,让我与他相爱,现在好了,我不得不杀了他!”Thomas的眼睛变得通红,他死死地抱着怀里的Newt,始终不愿意松手。

  “其实,就算你不开枪,他也是会死的,你看他那个样子,离死也不远了不是么?”助手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帮腔。

  “Thomas,”男人在Thomas身边蹲下来,“他只是这个实验的牺牲品罢了,你才是我们一直关注的重点,你看,你赢得了这场战争,你为人类作出了贡献。只是牺牲了一个人而已,有什么要紧的呢?”

  “砰!”

  男人难以置信的看着Thomas,他手上的手枪还在冒烟,谁也没想到那支枪里居然又射出一枚子弹。

  “有什么要紧的?你到那边的世界去想想有什么要紧吧。”Thoams眯起双眼,他的声音听起来很可怕。

  

  “不可能,不是只给了他一发子弹么,这又是哪里来的!”助手想跑过去把男人带回来,却被周围一圈走向他的人阻止了去路。

  他亲自布置在四周的狙击手,全部都举着步枪,黑漆漆的枪口从四面八方对着他的脑袋。

  

  “Newt,醒醒,咱们该走了。”Thomas俯下身子,在他的少年耳边轻声说,Newt在他怀里动了动,却没睁开眼睛。

  没错,那枪里放了两枚子弹。

  

  第二发打在男人胸口。

  而第一发子弹,打在Newt肩膀上。

  “Tommy,你准头真差。”Newt的肩上依然传来阵阵剧痛,他一只手扯着Thomas的衣领,嘴角微微颤抖。

  “对不起,Newt,我做不到,”Thomas摸着他的脸说,“就在不久前,基地的工作人员来秘密的来找我,他们带回了我被抹去的记忆,我什么都想起来了。”

  

  “Thomas先生,请你帮我们干掉那个人吧,我们不愿意再为他工作了。”一个有些年老的工作人员这么跟他说。

  “他杀了我弟弟。”另外一个年纪小一些的男子咬着牙说。

  “可是,我能做什么呢?”

  “他让助手布置了一些狙击手,但那都是我们的人,到时候咱们这样……”

  

  “听见了么,Newt,咱们自由了,这次是真的。”Thomas用力把Newt抱起来,让他可以用一个舒服的姿势缩在自己臂弯里。

  “可是,这样的我,跟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了。”Newt在他怀里苦笑。

  “这我可管不着,我只知道,你别想从我身边走开。”Thomas低头对他笑笑,抱着他离开了那个令人痛苦不堪的地方。

  “你们别太高兴,我告诉你,他体内的病毒已经没有治愈的办法了,在这样半死不活的拖着,他迟早会变成一个怪物!你听见了没有,怪物!到时候,整个世界都会付出代价,哈哈哈……”年轻助手红着眼睛对他们吼道,“谁也别想活着,谁也别想。”

  

  “Tommy,他说得对。”Newt的手按在Thomas胸口,他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一把火在燃烧,他不知道自己还可以保持清醒多久,他很怕自己会失去控制,他不想因此而伤害他。

  “是么?我没听见他说什么。”Thomas坚定的继续前进,他已经决定了,无论如何,他不会放手的。

  Newt再一次合上双眼,努力地抑制身体里涌动的异样感觉。

  “Newt,你听我说,我们从小时候,就被这个人控制,他左右我们的生活这么久,现在他死了,我们可以去过我们想过的日子了,无论你是活着还是死了,亦或是像现在这样……我都要带你离开。”Thomas低下头,他看见Newt在他胸前笑了。

  “那你带我去看看你说的那些风景吧,还记得么?我们说好的。”

  “你还记得?你不是已经……”Thomas很震惊,他以为他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

  “没错,我是忘了很多东西……”Newt舔舔嘴唇,“但是,有些事,即使是失去生命,也是不能忘的。”

  “比如你。”Newt咧着嘴笑了,他的眉头拧在一起,但看得出他很高兴。

  “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记得一切?”Thomas眨眨眼。

  “也不是,只是一点一点的记起来一些东西,后来随着病毒一次次的扩散,我想起来的东西反而更多了。”Newt耸耸肩,“这么说起来,我还有点希望它扩散的快一点儿。”

  “你可真蠢。”Thomas仰起头,他这一天流的眼泪已经够多了。

  

  Thomas和一些工作人员站在玻璃皿外,Newt正在这个全面隔离的玻璃皿里睡着。

  “难道就没有任何办法了么?”Thomas皱着眉问。

  “对不起,Thomas,刚才我们给他注射的血清,只能让他的变异发生的慢一点,或许是几年以后,也没准是几十年以后,但是总会有那一天的。”大家站在他身边,语气很遗憾。

  “我知道了,辛苦你们了,我之后会带他离开这的。”Thomas跟大家一一告别,带着他熟睡的恋人Newt,离开了城市。

  没人知道后来他们去了哪。

  

  

  

五、终章:

  谁说死亡不是绝唱 且听 怅然作响

  我陪你 荡气回肠

  

  “好了,孩子们,我们最后一个故事也讲完了,怎么样,我们是不是挺厉害的?”Thomas低着头笑起来,那声音让所有已经傻了的孩子都不禁颤抖起来。

  “T……你今天……为什么要穿那个奇怪的斗篷?”

  “为什么要带那个奇怪的围巾?”

  “为什么,你说你的恋人也在这个屋子里……”

  

  Thomas慢慢的站起来,他将身上的斗篷和围巾都扔到一边,孩子们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怪物,全都惊叫着跑了出去。

  他眼底那一片血红,确实是有点吓人,但是跟此时从地下室一步步走向他的Newt比起来,这根本不算什么。

  “你看你,把孩子都吓跑了。”从Newt脸上,已经看不到当年的那个少年的模样,只有那消瘦的身形,依稀有当年的影子,“今天没有太阳呢。”

  “无所谓了,这样他们应该也不会跑回来了,我们才能不被打扰的生活在一起啊。”Thomas在沙发上坐下来,他看着自己已经被病毒入侵的手臂,终于体会到了Newt当年忍耐的痛苦。

  一只看不出形状的手拉住了他的,Newt在他身边坐下,他们猩红的眼眸看着对方,其实根本也看不清楚,但他们就是这样做了,Newt告诉他:“Tommy,你知道的,这一切并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可这也不是你的错,但是你看看,你都遭遇了什么。”Thomas闭了闭眼,试图从一片红色里,找到恋人的轮廓。

  “如果你那次不进来,还可以多活一段时间呐。”Newt的语气,就像是在指责一个倔强的笨蛋。

  Thomas不说话,只是仰着头笑起来。

  

  “最后的时刻了,对么?”Newt把头靠在他肩膀上。

  “是啊,你不是一直在等这一刻吗?”Thomas觉得,自己很久没这么满足过了,自从那之后,Newt求他把自己锁在那间屋子里,他不用吃喝,就像个已经死掉的人一样,在那间屋子里,这么多年,一次也不肯见他。

  “你不是也在等么?”Newt回问他。

  

  Thomas将手里的打火机随手扔到一边的窗帘上,他揽过Newt的肩膀,最后说:“是啊,已经等了太久了。”

  

  外面的暴风雨已然来临,但这座木屋燃起的火焰却没有被熄灭,它在暴风雨里挣扎着燃烧,很久很久,直到化成一堆灰烬。

  

  —End—

  

后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真的很喜欢这种世界末日的设定,无论是整个世界,还是他们之间的小世界。

  从《末日领袖》开始,就一直很想再写一篇这样的文,但是自己又没什么好的构思,于是就厚着脸皮去翻猫骨头的100题……

  写到最后其实已经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恋尸癖了,倒是有点像恋“僵尸”癖,也算恋尸癖的一种吧哈哈……

  Newt那种处在变异边缘的生存状态,其实跟死了也差不多吧,我始终还是不愿看他们阴阳两隔,干脆就两个人一起挂好了……

  这样也算是有一个圆满的结束。

  

  不管画多少图,瞎涂多少有病的东西,我始终还是个码字的,希望我的文字还能让你们多少感受到一些什么,爱也好、快乐也好、痛也好、嫌弃也好……

  希望你们喜欢这一篇难产了好几个月的文。

  

  苏陌染

  2015.1.20

  

附:镇魂歌一首

  

  凝望 我想开一扇窗 命运如此匆忙

  我不在 你的过往

  

  初见 遗失三年时光 如旧时般坚强

  我不懂 那种迷惘

  

  相伴 岁月无常 回忆似水一如既往

  有种思念 因果不详

  

  倾落 世界惶然灭亡 你无力抵抗

  在你身旁 无法帮忙

  

  猩红 淡去的微光 消失在你的脸庞

  独自一人 迷乱猖狂

  

  谁说死亡不是绝唱 且听 怅然作响

  我陪你 荡气回肠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