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染sumoran

店:桑斯特的秘密城堡
微博@苏陌染_不瘦40斤不改名

【Newtmas】《第516号实验体》 第六章

本子已经完售了,会在Lofter放出本子中的全部内容,谢谢小伙伴们一直以来的支持!



正文:


LAP.E.D

  W在屏幕前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两个Minho,原本他可以通过这边的控制台,直接将Islet中的Alby、Gally甚至Minho通通删掉的,然而LAPSUS此刻似乎损坏的有些严重,原本几个操作就可以完成的事情,现在却做不到了。

  虽然不知道Minho到底想通了什么,但看他之前的样子,估计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

  W从一开始就是这个实验的负责人,但他却不知道除了自己、Minho之外,还有什么人可以对LAPSUS做出干涉。

  也许那边的世界早已发生了什么变化?这边终究是要被放弃了吗?

  W不敢再想下去了,他现在还有更加需要担心的事情,Minho通过系统进入了Islet,这虽然是他们在实验一开始就瞒着所有人,偷偷添加在系统指令中的,但直到刚刚他们才正式决定去这么做,再加上系统现在如此不稳定,W不能确定Minho是不是可以活着走出来。

  希望Minho能完成他想做的事,然后回到那边跟自己汇合。

  W将所有没必要的机器都关掉了,尽量为主体系统省一点儿电,将所有的工作人员全都打发了之后,他锁死实验室的门,慢慢做了几个深呼吸。

  不到36个小时的时间里,他想了很多事,现在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W在控制台输入了一串代码,然后他自己走到一台传送器旁边,这一台传送器一直没有被使用过,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只有W知道,通过这台传送器,所到达的地方并不是LAPSUS实验体统。

  W在原地愣了一会儿,终于坐进了传送器里。

  

T.D.I

  Minho将手枪放回腰间藏好,心情复杂的看着地上那个长着自己面孔的“人”,明明知道那也仅仅是系统中的一串数据罢了,但亲手开枪打死“自己”的感觉还是有些微妙。

  到现在为止,Islet中只剩下他、Thomas和Newt三个人了。

  这一幕在他脑海中演练了很多次,一遍又一遍的在每个夜晚折磨着他的神经,天知道他为什么为了那两个人的事这么操心。

  Minho想起了他刚被送进迷宫时的场景。迷宫会改变你,不仅仅是心情、性格,更多的是隐藏在人性背后的一些东西。

  刚开始的时候,Minho是将自己封闭起来的,他不愿跟别人多做交流,也不愿和别人谈什么合作,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自救,想怎么从迷宫里出去。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迷宫中死掉了很多人,而他们都是和Minho年纪相仿的青少年,身边人的死让Miho不得不去在意,这让他感到无助、感到脆弱、感到绝望。

  这个时候,是Alby、Newt甚至Gally这些人,一直都没有放弃努力,大家刚来的时候都是失落的、迷惘的,但来自这些伙伴的鼓励和支持,让Minho明白,他没有必要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事情。

  而那时Thomas的到来给所有人带来了不安,却也带来了希望。

  Thomas和Newt,是在他年少时陪伴他一直出生入死的,给他带来巨大影响的人。

  Minho不会放弃努力,即使这会违背他一开始参与这个实验的目的。

  

  Thomas和Newt回到第二区的时候,着实震惊了一番,因为这里除了Minho,已经没有任何人了。

  “怎么会这样呢?”Thomas几乎找遍了所有角落,却还是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

  前一天,这里还有13个醒着男孩,安全洞里的就更不要说了,怎么会在一夜之间就消失的一点踪迹都没有了呢?人死了还有个尸体呢,而这里的男孩们就像凭空蒸发了一般。

  Thomas理不清头绪,他对二人挥了挥手:“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那两人竟然很默契的没有阻拦。

  

  Newt靠在树上,从他的表情里看不出任何情绪,褐色的双眼意味不明的看着坐在草地上的Minho。

  “你知道这事该有个了断了,对吧?”Minho忽然开口,抬起头与Newt对视。

  “原来你不是来捣乱的。”Newt挑了挑眉,走到Minho旁边坐下,“那些‘人’的消失跟你有关系吧?你把他们弄到哪去了?”

  “虽然我挺强壮,但你觉得我能一个人把那些男孩儿全拖走?”Minho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轻松一些,但实际上此刻与Newt的对话让他心中百感交集,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跟Newt说过话了,三年?还是更久?

  前一天,他与W会面的时候,就已经觉得恍若隔世,原本预留的时间够他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在他注意到那些数字的时候,他知道已经来不及去调整自己的心态了,只好匆匆忙忙的进入Islet。

  现在,Newt就坐在他身边,而Thomas也在这里。

  Minho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能持续多久,或许是Islet的一小时,甚至更短,这取决于Thomas到底能不能听懂他要告诉他的那些话。

  “总之你肯定参与到里边了。”Newt没有看他,低着头拨弄地上的草,“我知道你跟W从一开始就在策划一些别的事,虽然你们觉得你们掩饰的不错,但我还是猜到了。”

  Minho耸耸肩说:“看来你在那个玻璃皿里也没闲着嘛。”

  “希望你来这是真的有正事。”Newt意味深长的看了Minho一眼。

  

  忽然间,四周起了风,Newt眯起双眸,他微微扬起头看着雨后晴朗的天空,想起了和Thomas相遇的那一天。

  Newt的记忆始终只能追溯到自己进入迷宫的那天,在那之前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只能从Thomas的阐述中去想象。

  Thomas被箱子送上来的那天,也是这样一个好天气,像每个菜鸟一样,那个人咋咋呼呼的拒绝所有人的帮助,很短的时间里就跑得远远的。

  那个时候Newt还没觉得他有什么不同,直到Thomas满世界跑着找他,问每一个他看到的人没有见到自己,而最后竟然只是为了跟他说一句“早安”。

  如果问问Newt,这个世界上他所见过的最执着的人是谁,Newt一定会毫不犹豫的说是Thomas,虽然他担心这样的执着早晚有一天会让Thomas付出一些代价,但他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他喜欢Thomas的原因之一。

  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荡气回肠的过往,但就是那中在逆境中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情谊,不受控制的泛滥成的生死与共的爱情。

  Newt也不记得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知道这感情已经刻骨铭心。

  

  短暂的平静过后,Minho从草地上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Newt知道他将要做些什么,可能是结束这个实验的关键。

  “Minho,这个东西的密码……”Newt抬起手腕看了看,“你知道对吗?”

  Minho低头想了想,将两边的袖子全都挽起来,Newt惊讶的看到,Minho的手上并没有那个像电子手表一样的东西。

  “你……”Newt皱了皱眉,“这样也行?”

  “怎么样,羡慕吧?”Minho难得笑了笑,跟Newt开起了玩笑,“我可以直接离开,不会爆炸哦。”

  “行了,收收你得意的表情。”Newt撇着嘴站起来。

  两个人站在原地等着四处查看的Thomas,却不知道Thomas就躲在离他们不远的灌木丛后,震惊的将两人的对话从头听到尾。

  

  Thomas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走过去,刚刚听到的一系列信息让他太过震惊,看起来这个Minho似乎并不是前一天晚上跟他们呆在第3区边缘的那个,天呐,难道这世上有两个Minho?而且他似乎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送到这个地方来。

  而另Thomas更加无法接受的,是Newt好像也知道些什么,而他之前一点都没表现出来,这让Thomas觉得自己好像是个白痴。

  但他又想,或许Newt不告诉他,是有他自己的理由,因为他绝对相信Newt,相信他不会做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所以Thomas决定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先探查一下这个Minho想干什么,他特地绕了一大圈,从另外一个方向跑过来。

  “还是一个人都没找到。”Thomas耸耸肩说。

  “Thomas,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Minho吸了口气,“我不属于这个地方,我到这来,只是为了告诉你一句话。”

  这是反而是Thomas吃了一惊,没想到Minho自己就说出了自己不属于这里的事实,他问道:“那……之前的那个……你呢?”

  Minho走到Thomas面前,Newt也跟过去,却是站到了Thomas旁边,他犹豫了一下,握住他的手。

  “之前的那个我,包括之前所有出现在这里的那些人,现在都不是你该关注的重点,”Minho拍拍Thomas的肩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要认真的听好,这是……很久以前,我看到的一句话,我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这句话为什么会出现了。”

  Thomas的脑子里乱作一团,什么那些人都不是重点,什么很久以前的人,什么当时不懂现在却又懂了,他听的云里雾里,但Newt的手始终握着他的,让他感觉稍稍心安了一点,他对Minho点点头。

  “你说吧,我会好好听着的。”

  Minho四下看了看,半开玩笑的说:“到第1区那边去说吧,给你一个方便做数学题的空间。”

  

R.W

  W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说起空间传送的挤压感,他并不像Thomas那么熟悉。与此同时,在这里的回忆也开始慢慢涌入他的脑海,他用了好长时间来消化这些陌生又熟悉的记忆,又用了好久才站起身来,打量着这间早已积了一层厚厚灰尘的实验室。

  两年多了,这里几乎没有人来过,W感慨的四处转了转,然后走出去,沿着实验室的走廊一路走到底,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这座楼已经荒废很久了,连Minho都不知道这里的具体位置,自W从前辈手中继承LAPSUS之后,就很少有人在到这里来了。

  W缓缓推开了门,那个人果然还坐在那里,将自己藏在阴暗的角落里。

  W百感交集的说:“前辈,好久不见。”

  

T.D.I

  Thomas和Newt跟在Minho身后,三个人在第1区的海滩上停了下来。

  一路上,Newt一直握着Thomas的手,Thomas有很多很多问题想要问他,但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最终他只说了一句话,一句让Newt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的话。

  “Newt,答应我,一起走。”

  在Minho突然跑进来之前,Newt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Thomas送出去的决定,现在他忽然有点不知所措,Thomas的话让他产生了更多的留恋。

  一直以来Newt就是这样的人,如果Thomas和自己的生命他只能选一个,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Thomas。自己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明明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而忽然间,他感到恐惧,对即将到来的分离赶到无比的恐惧,对LAPSUS篡改他的记忆感到恐惧。

  Newt知道,这个实验自己是从一开始就参与进来的,即使他最初并没有扮演任何角色,只是在生命维持皿里当一个旁观者,但这实验从一开始就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然而他现在根本想不起来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会同意这个实验,为什么要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一次一次受这种折磨。

  最终Newt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了Thomas一个拥抱,他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以离开,他只是想在有机会的时候,最后一次感受一下对方身上的温度。

  

  “差不多就是这里吧。”Minho四周看了看,回身面对另外两个人,“Thomas,你们之前发现的那些数字,可以写在地上吗?”

  Thomas随即用手指在潮湿的沙子上划出了那些数字。

  5、22、4、11

  14、23、5、20

  分别对应着第1区到第4区,Islet的规律,以及Thomas昏迷时听到的声音。

  “我们都不确定这些数字是否有用,”Newt摇了摇头蹲下来,“尤其是下边这一行,我说Tommy,这只是你昏迷中听到的东西,搞不好什么意义也没有呢?”

  “不会的,Newt,虽然我没办法跟你解释,但是你得相信我,这绝对有什么用。”Thomas看着Newt的眼睛说道,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眼神像是想要将对方永远的刻在心底。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你说的确实没错,这四个数特别重要。”Minho在第二行数字下面画了一条线,然后他继续说,“虽然跟我之前看到的顺序不太一样,但这串数字我见过。”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Thomas看着那些数字沉思起来。

  他在脑海中搜寻着关于数字的记忆,直到他看到想起,有一次和Newt一起在林地中玩猜谜游戏,那时候,Newt的题目似乎就与数字有关……

  “是字母表!”Thomas和Newt几乎是同时说了出来,而Minho反应极快的开始在地上写下26个字母。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当他们将这四个数字代表的字母圈起来后,三个人都陷入了令人不安的沉默,因为这几个字母打乱顺序重新排列组合后,所代表的词语……

  “Newt。”Thomas最先说了出来,他伸出手摸了摸Newt的脸颊,希望对方能从震惊里缓过来。

  “怎么会是这样?会不会是什么巧合……”Newt说罢咬着下唇看向Thomas,把自己的手放在Thomas的手上。

  “看来……你的名字就是离开这里的密匙。”Minho抿着唇若有所思的说。

  “那么第一行数字是不是也代表什么词语呢?”Newt低下头继续端详那行数字。

  然而这一次,数字所代表的字母似乎并不能拼凑成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哪有这么简单,如果真是那么容易,我接下来要说的这句话不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你要说什么,赶紧说行不行。”Newt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团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不对劲儿,如果说一开始LAPSUS影响的只有他的记忆,那么现在已经开始波及其他身体系统了。

  但Thomas和Minho看起来却没什么事,Newt不知道这是不是与他传送进来的方式有关,不过他现在还能掩饰住这种不对劲儿,不让那两个人看出端倪。

  他现在只是希望Minho能把要说的话赶紧说完。

  “在我最初见到这些数字的时候,它就被写在一面墙上,被……”Minho吸了口气,“被什么人用血写在墙上,而在这串数字下面,写着这样一句话。”

  Thomas和Newt都目不转睛的看着Minho,他们从Minho的声音里听出了凝重,知道接下来这句话可能真的是出去的关键。

  “你们也不要这么紧张,”Minho被两个人看得有点怵,“我也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这句话前面写了‘告诉Thomas’,所以我觉得,可能是只有你才能明白的一句话。”

  Thomas点点头,示意Minho可以说了。

  “告诉Thomas,当梦想照进现实,不要相信双眼所见,只需追随你心。”

  Minho说完后,又转过头对Newt说:“而且我觉得,这句话是你写的。”

  Newt已经几乎听不清Minho在说什么了,他陷入了短暂的耳鸣中,同时,眼前的世界也变得有些模糊……

  “为什么……这么说?”Newt问,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

  “因为这是我去找你的时候看到的。”Minho似乎在回忆一些让他不愿去想的事,他的表情看起来很凝重。

  而Thomas努力地在思考Minho说的话是什么含义,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Newt有什么不对,他一心一意的想要破解掉这个谜题,然后带着Newt离开,至于Minho,看起来他似乎有自己离开的方式。

  不要相信双眼所见……地上这第一行数字,不就是他们在Islet中双眼所见的吗?

  那是不是说明,下面这行代表“Newt”的数字,便是那句话中所说的“心”呢?Thomas不敢轻易下定论,于是他将重点放在了“当梦想照进现实”这句话上。

  “当梦想……”Thomas忽然愣住了,他的记忆里有一段是这样的,他和Newt两个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那时候Newt问了他一个问题。

  

  “Tommy,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从未听说过你有什么想做的事,你的梦想是什么?”Newt双手插在兜里,他围着厚厚的围巾,挡住了他半张脸,他努力伸长脖子,好让Thomas听清他在说什么。

  Thomas伸手过去,帮他把围巾向下扯了扯,然后他想了想回答:“我的梦想,已经实现了,就是像现在这样,和你在一起。”

  Newt又缩回围巾里,不让Thomas看见自己的笑容。

  “能和在你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Thomas又补充了一句。

  

  “当梦想照进现实……”Thomas喃喃自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句话,他忽然也不确定了起来,这段记忆看起来与经历迷宫实验、从焦土中逃生一点关系都没有,就好像是无中生有一般,但他却知道这段记忆也是真实发生过的。

  这就像是他好像曾经度过了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

  Thomas顺着这段记忆继续想下去,他完全不记得他和Newt究竟是怎样从朝昔相处变成两地相隔。

  Thomas忽然觉得记忆变成了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但这又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

  希望之前昏迷时见到的Newt,真的可以帮到他的忙。

  就在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肩膀一沉,反应过来时,发现Newt靠在他肩头,紧紧闭着双眼。

  “Newt!你怎么了?”Thomas赶紧伸出胳膊扶着他的后背,此刻他真的想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全都抛到身后,只希望身边这个人一切都好。

  Thomas隐约记得,他和Newt因为什么原因分开了,而那简直让他发疯,如果可以,他愿意放弃一切只为了和这个男孩儿在一起。

  “我没事,Tommy,可能只是太累了。”Newt喘了半天才说出下一句话来,“昨天晚上在第4区外边,没怎么睡。”

  Thomas将他往自己这边揽了揽,他忽然意识到,他真的欠了Newt很多,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我觉得,我可能明白了。”Thomas下定了决心,“上面这行数字代表‘双眼所见’,下面这一行代表‘心中所想’,所以我想,大概是要用下面这行数字,把上面那一行减去。”

  当梦想照进现实,不要相信双眼所见,只需跟随你心……

  “呃,那就是……”Minho用手在地上写着,“9、1、1、9?这就是密码?这不会还有什么别的含义吧?”

  Thomas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的Newt说:“有,实际上这四个数是9、1和19,代表了一句话……一句我早就该说的话。”

  Newt努力地抬起头,他眨眨眼,看到Thomas也在看着他。

  “Newt,I’m sorry。”Thomas在这个时候终于流出了眼泪,“9119,也是代表了字母的,我确定这就是我们离开的密码。”

  9,代表的是I。

  1,代表的是am,缩写时省略了a。

  19,字母S,代表了Sorry。

  然而Newt却在这个时候从他怀里坐起来,拉住了他的手腕。

  

  “不是这样的。”Newt用很小的声音说,“要说这句话的是我。”

  说完这句话,Newt飞快的在Thomas手腕的机器上输入了“9119”四个数字,然后抬起头来,看着Thomas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笑了起来。

  “我刚刚想起很多事,我不确定当我出去以后还能不能想起来,但既然我现在知道了……”Newt始终微笑着,“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错,Tommy,你不该陪我一起承受这样的结果。”

  “Newt你在说什么?”Thomas想进一步的问清楚,然而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意识开始离开这个空间,他使劲摇头,紧紧握着Newt的手,想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你会知道的,Tommy。”Newt感觉到Thomas的力度越来越小,“回去吧,我会跟在你后面的。”

  话音刚落,手中的温度便彻底消失了。

  

  Islet第1区的沙滩上,只剩下了Newt和Minho两个人,一个笑的意味深长,一个还愣在那不知道刚刚这么短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What the hell……”Minho憋了半天,只挤出这么一句话。

  “相信我,出去之后,你也会明白的。”Newt慢慢从地上站起来,他张开双臂,面向不远处的海洋,那样子就像是很久没有拥抱过这个世界了一样。

  还真是有点还念啊。

  “你不输密码么?”Minho也站起来,戳戳他的肩膀。

  “今天这里的天气还不错,”Newt答非所问,“你确定你自己有办法离开对吧?”

  Minho耸耸肩膀道:“老实说,现在我也不太确定了,这里发生了太多我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没问题的,我保证你能从这出去。”Newt拍拍他的肩。

  “那我就动手了。”Minho说完,从腰间拿出那把枪,“你也早点回去吧,他还在等你。”

  

  四发子弹,Minho留了一发给自己,当然他不会就这么死在这,根据他和W一开始设定好的,他和Thomas一样,属于这个实验的实验者,死掉后便会直接回到真实世界中去。

  Newt看着Minho那么真实的“死”在自己旁边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他摇摇头苦笑,抬起手腕注视着那个小机器。

  是啊,Thomas还在等他。

  Newt慢慢的输入了那四个数字,仿佛那就是他生命中的全部赌注。

  只不过,他也不知道Thoams到底能不能等到。

  

LAP.E.D

  Newt在混沌中翻了个身,直接摔倒了地板上,他忍着痛努力睁开眼,眼前是一些他看不懂的仪表盘,这里似乎是什么实验室。

  这里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他想了很久,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Newt从地上站起来,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他看到的是如像素块一般崩塌离析的世界,一切都失去了原本的样子,像是抽象画一般到处漂浮着。

  这,到底是哪里?


TBC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