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陌染sumoran

店:桑斯特的秘密城堡
微博@苏陌染_不瘦40斤不改名

【Newtmas】《第516号实验体》 第七章(完结)

《第516号实验体》已经完售啦,谢谢大家,会在Lofter这边放出本子的全部内容,这是《第516号实验体》的最后一章,其他文章也会陆续放出。


正文:


R.W

  Minho睁开眼,看到W站在自己旁边,他暂时松了口气,坐起身来。

  “看来,至少我和你是成功了,不是吗?”Minho伸出手攥了攥拳,“你找到他们俩了吗?他们可不会自己找上门来。”

  W心情复杂的看着Minho,他还没告诉Minho,在这个世界,他们只能找到Thomas一个人了。

  “Minho,有些事,以前我一直瞒着你,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W叹了口气,他最不忍心让其知道真相的就是Minho,然而Minho也是最有权利知道真相的一个人。

  “你有什么没告诉我?”Minho的表情一瞬间变了,他一直觉得自己是知道全部事实的,W的话让他感到不安。

  “你跟我来一个地方。”W扔给他一件外套,两个人便离开了Minho当时被送进LAPSUS时的实验室。

  

  R.W,是Minho和W两个人在一开始时,给这个世界定义的代号,它代表着Real World,也就是真实的世界。

  那么,为什么要给这里一个定义呢?

  为了和实验主体空间区分开来。他们为了能更好的进行LAPSUS试验,建立了一个叫做Cast-off的世界,那里跟真实世界几乎一模一样,每个人都被塑造了自己的人格。

  Cast-off被设定为末日模式,太阳耀斑、无法治愈的病毒、世界毁灭崩塌……这一切看起来毫无任何破绽。

  直到实验系统LAPSUS开始崩溃。

  

  Thomas看着眼前这座可以媲美废墟的建筑,他一醒过来就到了这个地方,他觉得很疑惑,自己不是应该在LAPSUS的实验室里吗?

  低下头确认自己的每个零件还都完好无损,Thomas的直觉告诉他,他应该到那栋楼里去看看。

  当他看到楼门口站着的Minho和W之后,他更加相信了自己的直觉。

  “我们怎么在这?Newt呢?”Thomas跑过来,紧张的询问Newt的情况。

  W惊呆了,他没想到Thomas的记忆居然还保持着在Cast-off中的样子,他完全没有想起真实世界中的一切,这不符合LAPSUS的系统设定啊。

  看来,即使在那种身体状况下,前辈依然有办法影响LAPSUS的系统运作。

  “Thomas,你已经离开Cast-off了,这里不是那个你经历了迷宫实验,经历了焦痕审判的世界,回到现实里来吧。”Minho皱着眉晃着Thomas的肩膀。

  “你在说什么……”Thomas感觉到了不对,但更多的还是迷茫。

  W将手放在Minho肩膀上,阻止了他继续说话,他对Thomas说:“我们进去吧,我会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你。”

  

  W此前已经将实验室好好打扫了一番,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旧,但是已经干净了许多,所有的机器还是可以正常的运作。

  W打开了他这几天刚刚接好的电闸,实验室中的屏幕一个接一个的亮了起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示意Thomas坐下来,然后问了他一个问题。

  “Thomas,把你能想起的,有关世界的一切都说出来。”

  

  Thomas开始了回忆,从自己被W.I.C.K.E.D.带走开始,他记得自己和那群孩子们渐渐建立了友谊,然后又不得不将他们一个个送进迷宫,又看着他们一个一个死去……

  他记得Newt从围墙上一跃而下……

  他记得自己无视规定,私自将数据透露出去,然后作为实验变量被送到迷宫中去,虽然失去了记忆,但他终于又一次回到了伙伴身边。

  也终于有机会,和Newt好好的了解彼此。

  后来他们逃出了林地,在焦土中成功的生存下来,一切看起来慢慢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然而Newt却在那个时候感染了病毒。

  他不得不开那一枪,因为Newt求他这么做。

  当他获得参与LAPSUS实验的机会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LAPSUS的负责人W告诉他,他们或许有办法使Newt复活,但他要通过实验来确保自己不会杀掉他。

  现在想起来,其实真的是个很可笑的实验,他不愿让Newt死,但他是真的无法拒绝Newt的请求。

  他求自己杀了他,他求自己帮他解脱,自己又有什么办法……

  在第516次实验中,他记得Newt为他输入了离开的密码……

  

  “他呢?他一定也输了密码出来了对不对?”Thomas死死盯着W,而这时整个实验室的屏幕全都亮了起来。

  W抬手,示意他稍安勿躁:“Thomas,你看看这些屏幕上的画面,是不是和你记忆中的世界一模一样。”

  “嗯,没错,你问这个干什么?”Thomas不解。

  “因为,”W狠下心来,“因为你记着的世界,根本就是虚拟的,是LAPSUS系统模拟出的空间,从世界末日到眩疯病,从W.I.C.K.E.D.到迷宫实验,从林地到焦土,再到你所谓的516次试验,通通都是假的。”

  没给Thomas震惊下去的机会,Minho接着W的话说了下去:“没错,即使是我,在进入LAPSUS后,也被植入了一段关于那个世界的记忆,我理解你可能无法接受,因为那记忆真实到令人害怕。可是实际上,你只是这个世界上在普通不过的一个普通人,过着很平常的日子,我们认识了很久。后来有一天,Newt搬到了这里,你们在一起了。”

  “但是Newt后来患上了绝症,没有什么可以救的了他,你却把这一切都当做自己的责任,每天都在自责,”W走过来,他虽然不忍心,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Newt不愿意看到你这样,便离开了这里,走之前,拜托我和Minho照顾好你,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大概是已经……”

  “可是……这样的话,又有什么必要建立你说的Cast-off,有什么必要让我进入LAPSUS系统去经历那些可怕的事情?”Thomas双眼发红的看着眼前这两个人,一瞬间觉得他们竟是如此陌生,怪不得他之前觉得自己似乎拥有两个不同世界的记忆,原来这竟然是真的。

  “这是Newt的主意,我们不知道他从哪知道了LAPSUS这个项目,而实验的目的,也不是确保你不会杀他……”W觉得自己再说下去,Thomas真的要崩溃了。

  “而是让你在一次又一次杀掉他的过程中,渐渐地感觉到麻木,这样,当你回到这个世界,便不会再因为他的死而感到痛苦。”Minho说完了剩下的话。

  Thomas在椅子上缩成一团。

  想不到,真相竟然如此荒诞,如此残忍。

  

  “那也就是说……Cast-off中的那个Newt,根本就是虚构的吗?从一开始他就不会再回来了对吗?”Thomas绝望的问。

  “是的,除了我和你,在那边的一切都是虚构的,”W用手指指Minho,“包括Minho,他是在你开始第516次试验后才进入Cast-off的,所以在那之前,你所见到的Minho也不是真实的,也不知道所有的真相。”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告诉我……”Thomas无力地抓着W的衣领,又摇摇头将他放开。

  “你看不出来吗?你们的实验是失败的!一次次的杀了他并不能让我感到麻木,只能让我一天比一天更加怀念他。”Thomas的声音里带着一点颤抖。

  “但是你也知道,LAPSUS的设定就是,一旦开始,无法中途结束。”W扭过头去不忍看他,“这里所建立的LAPSUS系统和Cast-off中的LAPSUS是一样的设定,只不过我现在搞不明白,为什么你回到这里后却没能恢复记忆呢……”

  “你还不明白吗?”Thomas却像忽然想通了什么一样,“Newt不愿意我想起这一切,他希望如果实验失败,我还能永远活在Cast-off的记忆里,觉得他还活着,还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

  实验室陷入了一片沉默,W和Minho开始怀疑告诉Thomas真相到底是不是正确,或许真的如他所说,什么也不告诉他才是最好的决定呢?

  许久,Thomas忽然抬起头,他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绝望,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他对W和Minho说:“送我回去。”

  “你说什么?”那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像见了鬼一样……

  

  Thomas想起了在Islet中,Newt从安全洞里“苏醒”过来,那时候他不记得Newt是谁,但他却本能的相信Newt,亲近他,愿意告诉他任何事。

  可能无论在哪个世界,你都注定会认出你爱的那个人吧。

  “我说,送我回Cast-off吧,”Thomas的语气十分认真,“既然他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我愿意到有他的世界去,即使他是虚构的也没关系。”

  “你是不是疯了?”W简直要抓狂了,“我已经告诉你了,LAPSUS系统在崩溃,而我没有办法修复它,如果你要进去,没有人知道你会发生什么,而且,你也不知道那里的Newt是不是还在。”

  “如果你不能修复LAPSUS,有没有办法就让它维持现在的状态?”Thomas认真想了想,他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用修复,只是让它不要再继续崩溃了。”

  W很久都没有回答。

  “拜托了,我必须要回去。”Thomas很认真的说着,仿佛这就是他生命的全部追求。

  Minho这时拍了拍W的肩,看得出他也对Thomas的决定感到十分震惊,但他觉得,他必须要做出这个决定。

  “如果你真的能做到,就让他去吧。”Minho说完后,深深叹了口气。

  “我觉得我应该能做到,但是Thomas,你要想好了,你出来后在这边已经过了好几个小时,而在LAPSUS中,已经不知道过去多久了,就算你真的回去了,你也不一定还能找到他。”

  “我愿意试试。”Thomas对W笑了笑。

  

LAP.E.D

  Newt已经数不清自己在实验室里过了多长时间了,让他惊讶的是,自己不吃不喝这么久,居然还好好的活着。

  他也曾尝试着走出去,然而他好像被什么神秘的力量困在了这里,只要他出去,下一秒还是会回到实验室中间去。

  时间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Newt每天都被困在这里,也没什么好做的事,这实在是无聊透了,再正常的人也会被逼疯的。

  好在实验室里的机器还能用,他便把之前Thomas进行LAPSUS实验的视频调出来看,怕自己无聊到把自己弄死。

  从第一个看到最后一个,Newt实在不忍心再看第二遍了。

  他知道,每一次自己的死,对于Thomas来说都是一次打击,原本他想,通过这些实验,Thomas应该会感到麻木了,没想到,他还是真是低估了自己对Thomas的影响力。

  照理说,Thomas结束实验后,LAPSUS系统就应该关闭了,Newt搞不懂自己为什么还存在于这个地方,在Islet中,他感觉了自己的记忆发生了错乱,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记忆到底是哪来的,是不是属于他自己。

  Newt知道自己现在是在LAPSUS里面,他也知道这个世界是虚构的,但他觉得自己似乎并不是虚构的,也并不属于这里,但他又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好像有两个他生活在这个叫做“Newt”的皮囊内。

  

  就这样,Newt又恢复了每天发呆的日子,他分不清白昼黑夜,也不愿再去动那些录像了,他想,或许就这样一直发呆下去,总有一天被寂寞搞疯的自己会一头撞死。

  直到有一天,一个人踏进了实验室的门。

  他听见一个声音,小心翼翼的叫他的名字。

  

  “Newt?”

  

  

番外

R.W

  “我们已经尽量在试着修复LAPSUS了。”W对Minho说着,自从他找了一些程序员朋友来帮忙后,LAPSUS已经不仅仅是他一开始承诺的稳定了,居然也有了恢复的可能性。

  “你说,Thomas在那边找到Newt了吗?”Minho沉默了一会儿后问道。

  “他会找到的。”W安慰道,然后他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我觉得,是时候该告诉你真相了。”

  自从Minho知道W有什么事瞒着他,他就一直在想着这件事,但是之前W说,一定要在找到Thomas之后,将真相一并告诉他们两个人,但他们却没想到,Thomas竟然没有恢复在R.W的记忆。

  而后来,他们一直在忙碌让Thomas回到Cast-off的事宜,他便暂时将这件事放下了。

  “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你说吧,我已经准备很久了。”Minho对他点点头。

  

  W带着Minho离开了实验室,领着他一直走到走廊尽头,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Minho,我很抱歉从一开始就没有告诉你全部的事实,这是他交代我的,如果我告诉了你真相,你不会帮助我们进行这个实验的。”W脸上写满了歉疚。

  “他?”Minho露出疑惑的表情。

  “Newt,”W说,“整个LAPSUS就是他自己创造的,他把这个系统交给了我,让我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实验进行下去,他那样求我,我无法拒绝。”

  Minho已经愣住了,他知道Newt计划了这个实验,却不知道Newt是这个系统的创造者。

  “你还记不记得,在Islet,Thomas忽然昏倒,然后听到了一些声音,还恢复了一些记忆?”W要说的事还没有全部说完。

  “对啊,而且后来Newt在第1区沙滩那边的时候,也忽然变得怪怪的,然后他似乎也想明白了什么一样……”Minho忽然不说话了,他心里有了一个构想,但这构想太过可怕,已经超出了他自己的心理承受范围。

  W似乎已经看出了Minho的想法,他叹了口气:“没错,在第4区,Thomas昏迷的过程中,他见到了Newt,但那并不是什么幻象或者记忆碎片,而是Newt将他自己残存的精神力通过LAPSUS传送了进去。”

  “这么说在第1区,Newt突然的不对劲,也不是他恢复了什么记忆,而是……这里的Newt将自己传送了过去?”Minho已经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为什么每个人都变的这么疯狂。

  “没错,准确的说,是一部分的他。这个世界,也就是R.W的Newt,现在已经和Cast-off中的Newt融为一体了,他没给自己留任何后路……”W尽量平静的说完了所有的话。

  Minho看着他,很久很久,他还是问出了心里的最后的一个问题:“他就在这扇门后边对不对?”

  W打开了门,Minho看到了满地交错的连接线,看到了正对着门的一台巨大的机器,红红绿绿的指示灯交替闪烁着。

  “这就是LAPSUS的主机。”W在旁边解释着,然后他打开了灯。

  

  主机旁的一台传送器上,静静地坐着一个金发的少年,他的皮肤苍白的几近透明,身上接满了各种连接线。

  Minho苦笑,亏他和Thomas找了这么久。

  Newt,原来一直就在这里,用自己仅剩的一点精力,拼命的维持着LAPSUS的运作。

  “所以他根本没有死。”Minho苦笑着说,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他自己也没有料到会这样,原本他把LAPSUS交给我,就是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了,”W解释道,“后来不知道他怎么了解到,绝症并不会要他的命,但却会让他生不如死。”

  “这人真是……”Minho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总算理解了Newt在Islet中说的,为什么该道歉的是他。

  他觉得自己让Thomas担心了,还用LAPSUS这种方式来让Thomas忘记自己,说实话,确实是有些残忍。

  从第516次实验开始,就有真正的Newt参与其中了。

  真正的,第516号实验体。

  

  “他不会再醒过来了对吗?”Minho问W。

  “他已经把自己仅剩的并不完整的精神力都传送进了LAPSUS,而且他并没有给自己留任何后路,所以我想,这大概就是结局了吧。”W深深呼出一口气,他终于把这一切都说了出来。

  “那我们还在这做什么,走吧,继续研究该怎么让那个该死的系统活过来。”Minho转身之前,最后看了角落里的少年一眼,“就算他们再也回不来了,至少,让他们在那边能过的舒服一点。”

  W关了灯,轻轻带上了门。


全文完

评论

热度(14)